第73章 你们才是鬼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敢杀你,你要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虽然姬子雅护着你,当你是心肝宝贝,但是我杀了你,你觉得她真的会为你报仇吗?真的会因为你和我们血旗营为敌,杀个昏天黑地,生灵涂炭吗?你不要太幼稚了。”顾长虹开始给我说教,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。

    她突然说:“你看我美吗?”

    我被她问的一愣,心说这是要干嘛啊!“还,还行吧!”我结结巴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还行吧!比姬子雅呢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,你俩基本差不多,一个整天穿紧身皮衣,一个整天就是一身黑,你俩都不会打扮自己,整得和妓女差不多。”我说。“你们这样的女人,不适合当老婆的,当个小情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告诉姬子雅去吗?你这话要是被她听到了,后果很严重的哦!”她捂着嘴咯咯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去吧,我会矢口否认的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你好坏哦!明明就是你说的。”她抬起胳膊伸手掐我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情骂俏吗?我躲开,她追着掐我,一直到了最后,她把我按在了地上,之后轻轻地闭上眼睛,把小红嘴唇献了上来。她吐气如兰,轻声细语地说:“杨家哥哥,你看清楚了,我可是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人,我是温暖的,我有37度的体温。人家的心跳得好快啊,你摸摸!”

    我心说你麻痹啊!这不是色诱是什么啊!但是我能将计就计吗?要知道,这要是把人家上了后,可就有把柄被人家抓住了,以后再喊打喊杀的可就磨不开了。我说:“我不摸,烫手。”

    她睁开眼,抓着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脯上,我嗖地一下就缩回来了。惊恐地看着她说:“你,你这是要干啥?”

    她接下来露出了本来的面目,不容分说,开始扒我的衣服。我拽着,但是还是被她撕得只剩下了内裤。我捂着自己的那里,惊恐地看着她说:“你,你这是要干啥?我可要喊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喊吧,你喊破喉咙这里也没人救你的。”她一伸手,用手指碰了下我的胸脯说:“这伤疤还是蛮性感的,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绝对是报复我啊!当日我撕了她的衣服,今天她都找回去了,这叫一报还一报吗?这几条伤疤还是我救南宫燕的时候留下的,现在想想,真他妈的憋屈啊!

    我说:“咱能别逗了吗?我不想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玩够呢,这里是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啊!”

    她继续和我嬉皮笑脸的。

    我推开她直接就脱了内裤,直挺挺地站在了她的面前。“你愿意看,都给你看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她低头看看,随后脸唰地一下就红了,什么也没说,转身就跑掉了。我提上内裤,心说和老子来这套,你还嫩点。我捡了自己的裤子和衬衣开始穿,穿好后掏出烟坐在一旁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这个顾长虹则蹲在一旁捧着自己的脸喘气。我一边抽烟就开始想眼前的景象,麻痹的,怎么就觉得我刚对她耍完流氓一样呢?我说:“我也没做什么,你至于这样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杨落,你真的太不要脸了,竟然当着一个姑娘脱光了。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?你这样,你家里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,你爹知道吗?”我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得到那炼制法器的秘法,既然你不说,干脆我嫁给你吧,这样你就能帮我们血旗营扬威天下了。我真的是这样想的,如果你不同意,我只能杀了你。但是我万万没想到,你会用这种办法对我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我心说,这家伙看起来挺成熟的,没想到会是这么的幼稚。难道她还是处女呢吗?那些放浪的举动都是装出来的吗?我看到,她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,我心说,这不会是画圈圈诅咒我呢吧!记得那老鬼就是用这办法对付她的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一直在那里画,我一直没有感觉到什么,白白紧张了很久。我说:“你到底画啥呢呀?”

    “杨落,你把那个秘法给我吧,我不仅不会杀了你,而且还会嫁给你。你就是血旗营的副门主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看着她说:“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实话实说吧,我没有什么秘法,这些狼不是我炼制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那么是哪里来的呢?”她皱着眉问我,一副很可爱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我还真的是不好回答,干脆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的脸一下就狰狞了,手里的树枝一扔,起来直接把我推在了地上,骑上我的小肚子,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,指着我的鼻子说:“老娘装可爱也装了,装矜持也装了,装可怜也装了,色诱也用了,你他妈的就是不上当,看来只能是掐死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用力掐我,我就这样看着她。心说这不是傻吗?我也不用呼吸的啊!她用力掐,手越来越用力,但是我的身体似乎丝毫不惧。她一只手不行,两只手都上来了,用力掐我,我嗯了一声,很**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在我身上用力按我,掐我,身体还一动一动的。

    就是这时候,我突然听到了咔嚓一声,紧接着,我俩转头,一群学生样子的孩子在不远处,正举着相机拍照和摄像之类的呢。

    顾长虹这才松开手了,她慌乱地整理衣服,我也开始系扣子。这群学生看起来都挺狼狈的,他们一个个站出来了,看着我们说:“我们迷路了,已经在这里转了三天了,弹尽粮绝,眼看就要死在这里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虹整理好了衣服,然后转过身说:“都删了,诶呀杨落,你让他们删了啊!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群学生,有五个人,三男两女,都很疲惫的样子。阳气全无,可以说,死了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朝着东方走就能走出去了啊!”

    学生拿出了指南针给我看,我看到,指南针不停地旋转,有时候停一下,随后就不停地摆动,接着又开始转个不停。小伙子对我说:“三天了,我就没见过太阳,月亮,星星,什么办法都用了,就是走不出去,我是不是会死啊!?”

    顾长虹这时候也开始张望了起来,她随后看着我说:“杨落,你能知道这里是哪里吗?哪边是东呢?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也懵了,是啊,天空黑压压的,没有任何的星辰,周围安静的出奇,没有一丝的风。我们就像是走进了一个真空的世界。这学生打开了背包,里面只有一袋方便面了,我看了下,都过期了两年了。

    顾长虹这时候也慌了,她猛地弹跳起来,到了最高处的一块山石上。她举目四望,那一头的白发飘扬了起来。这些学生都惊呆了。一个女孩子捂住了嘴巴说:“哥哥,那个奶奶是鬼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这五个傻孩子,心说你们早死了啊!你们才是鬼啊!但是这个残酷的事实,我该怎么告诉他们呢。我说:“你们累了,去睡一觉吧!”

    五个熊孩子听完后都点点头,靠在一旁互相簇拥着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拿起他们的录像机,打开看了下,还有电呢。里面是这些孩子出来游玩时候的兴奋,他们在一辆jeep车里,嘻嘻哈哈闹着。

    顾长虹突然喊了声:“杨落,你快来。”

    我跳跃而上,看到的是无尽的黑暗,我们就像是进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一样。顾长虹这时候看着我说:“我可能知道这是哪里了。这是幽冥界,我们怎么来了这里呢?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说:“什么幽冥界?”

    “地界升级版的存在,这里住的更多的是鬼仙和真人,对了,就和我们人间的中玄城差不多。只是,我们是怎么落进了这幽冥界的呢?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几个孩子说:“这几个孩子又是怎么进来的啊!?”

    远处突然亮起了一片白,朝着我们移动了过来,速度很快,到了山下的时候,我甚至听到了奔跑的声音。我很快就有了感觉,一闭眼,发现是我的那些狼灵来了。它们迅速地上山,只是片刻就跳跃到了山顶,然后伸着舌头不停地喘气。

    这片白色是雪狼的颜色,火狼此时突然浑身欲火,警戒地看着四周,顿时周围被照亮了。顾长虹这时候后退了两步,惊奇地喊了句:“它们是怎么来的?老天,这是怎么回事儿?我爹,我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的狼灵加上那老鬼,恐怕你爹不是对手,我看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,我爹才没有那么脆弱,打不过还跑不过吗?”她看着我说,“既然你的狼能穿透阴阳,是不是可以带我们离开这里呢?”

    我试着用阳气推开这里的阴气,但是我失败了。顾长虹不屑地说:“不要试了,这里我们是打不开的,我们还没有这个实力。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