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章 还有一口气

    这里寂静的让我害怕,还好还有植物,不然就是一片死地。在下面熟睡的几个孩子,一个个的是那么的纯真,他们还以为自己只是迷路了,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了这幽冥界,阳气早已经被消耗尽了,成了名符其实的活鬼。他们此时就算是回了阳间,也是瞬间就要被阳气侵袭,烧毁他们的这具身体。只是,他们还不知道罢了,一个劲的要回去,殊不知,已经在这里晃了三年了吧。

    天琴这时候一闪就出来了,她说:“别做梦了,狼灵是循着主人的味道来的,它们怎么可能出得去?你这个死女人,怎么把我们带到这里了?”

    顾长虹指着天琴说:“滚回去,不然灭了你。我不喜欢和你说话,你以前是龙女,此刻只是一只鬼。别用那高傲的姿态对我说话,我很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天琴也不生气,看着她说:“我是鬼,你是人不人鬼不鬼了,到了这里,你还不如我呢。用不了多久,你就明白自己会变得多么虚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媳妇,你管的也太宽了吧!”我不屑地对顾长虹说。之后问天琴:“怎么办?怎么才能出去呢?”

    “只能寻找出口了,这十万大山之中,定有出口的。”她一指说:“那边阴气很盛,我想,那边应该有鬼仙居住,不过此地处处凶险,你俩的修为,最好低调点,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孩子呢?”我问。

    天琴说:“带上吧,不然他们是走不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下去了,叫醒了几个孩子。五个孩子傻呵呵地还在说:“姐姐,刚才那个奶奶好像有点凶。”

    顾长虹自然很生气,她一头白头发,但怎么也不像是奶奶啊,那小脸蛋嫩的一捏都能冒出水儿来。这群孩子也太没有眼光了吧。

    当几个孩子和我们一起站到山顶的时候,我才明白了。这几个孩子是故意在气顾长虹呢,看到顾长虹脸都气绿了,他们倒是在一旁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琴说:“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顾长虹哼了一声说:“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

    天琴点点头,看着我说:“杨落,我们走吧,她最好不要听我的,也不要跟着我们,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阳气耗尽变成一只鬼。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冷战,心说这里确实是太冷了,需要大量的阳气中和才能保持生命,天琴说的没错,用不了多久,顾长虹就会阳气耗尽,这里的阴寒比地界强了不止一点半点,而是十倍有余。

    我和天琴带着那群孩子前行,顾长虹一个人在后面远远的跟着∵着走着,她哎呦了一声,我回头一看,她摔倒了。我没想习惯性地就要去英雄救美,天琴说:“装的。你傻啊!”

    有个女同学捂着嘴笑了起来:“真能装,怎么不去当演员啊,净装蛋,还染了一头白头发,装白发魔女啊,真烦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她这头发可不是染的,那是真的白了,估计是小时候吃药吃多了的原因吧。他爸一定拿她当小白鼠研究了。

    天琴走在前面,那些狼灵一左一右在树林中穿行。很快,我发现火狼烦躁不安起来,开始怒吼。这些学生还说这些狗叫的真奇怪。我心说这些傻孩子啊,一定是以为我们是土著人了吧。

    我到了一旁,收了狼灵,火狼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才安稳了下来,踏踏实实睡着了。雪狼似乎也累了,都趴在了那九天玄木下,安稳地睡了。

    那群女鬼此时都在这九天玄木上的树枝上坐着,她们在眺望远方。我心说,这里简直就是乐土啊!

    我回来后,这几个孩子问我,狗狗们呢?我说让狗狗先回家了。几个学生倒是不意外,一个劲感谢我们后一个女同学对我说:“哥哥,我觉得还是这个黑头发的姐姐好,是个能过日子的。那个白头发的,太矫情了。”

    我回头看看,嗯了一声说:“我会考虑的。”

    男同学给我建议,说让黑头发的姐姐当夫人,白头发的当小妾,因为这个,男女同学之间发生了争吵。我在心里想,要是他们知道自己已经死了,不知道会怎么想啊!还高兴的起来吗?他们已经失去了面对太阳的权利。

    同学们此时脸上都是充满希望的,他们是多么希望我们带他们回家啊!

    在天琴的带领下,我们下了山,走上了一条小路。同学们兴奋不已,说有路了,有路了就有人,我们得救了。我一直不太明白,他们已经死了三年了,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只是迷路了三天了呢?难道他们的阳气失去后,对时间的判断会失去吗?还是会改变一些自己的思维模式呢?

    我见过的大多数的没有喝过**汤的鬼,似乎头脑都是不清醒的。

    小路一直延伸下去,变得越来越宽≤算是,我们走上了一条大道。大道两旁逐渐的有了水田,接着有了村庄,天逐渐的亮了,但是挂在天空的可不是太阳,倒像是一轮明月。月亮很大很圆,也很亮,只是感觉不到一点温度。

    回过头看身后,那十万大山依旧是黑压压的被乌云笼罩着。天琴说:“我们出来了,但是,这里处处危机,尤其是那个顾长虹,不知天高地厚,千万不能让她和人耍横,搞那套大小姐脾气,不然大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顾长虹远远地就听到了,在后面喊:“你是杨落什么人呀?杨落为什么要听你的啊!”

    她这时候几步就上来了,她一把就挽住了我的胳膊说:“妹妹,你身为一只鬼,最好不要和我抢男人,你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永远是鬼,你也不会永远是人的■人还是低调点好!”天琴说。

    顾长虹打架行,遂皮子好像不是那么利索,憋得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脸红什么?知道错了?改了就行了,我就不追究你了。”天琴说完嗖地一下就进了我的体内小世界了。根本不给她还嘴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看到,前面有个村庄,几个孩子正在村头排着队对着水田撒尿。有两个孩子看到我们后提上了裤子,掐着腰看着我们。看到有人,这几个同学异常兴奋,拼命地挥舞胳膊,还欢呼雀跃的喊叫着得救了。

    他们拼了命地朝着村庄跑过去,想拦都拦不住。甚至一边跑连背包都扔了。一个老头从一棵槐树后走了出来,背着手看着几个同学。这几个同学过去后,和这个老头说了几句话后,老头就让他们进村了。同学们似乎忘记了我们,头也不回就进去了。这群大脑不好使的家伙,难道忘记了我们是一起的了吗?

    老头看看我和顾长虹,然后身体往后一靠,竟然就这样进了那棵老槐树的树干。顾长虹紧紧拉着我的胳膊说:“我们回去吧,这,这是鬼仙,我们会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也怕啊,但是我们是来找出路的,不是来喝酒的。我们不接触当地人,根本就回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同学是鬼,自然能得到救助,我们是人!”她说着打了个冷战,然后抱着自己搓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看她的脸色,已经很苍白了。我说:“你还能坚持多久啊!在这里你就别和我闹了,我们要同心协力互相信任才能回去,我可不想在这里过下去。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,我只是好奇,你凭什么比我还能抗。”她的身体向我靠了靠,然后说:“我好冷啊!”

    我搂着她朝着村庄走过去,那老头一步就从老槐树里迈了出来,他一伸胳膊说:“不管你们是哪里来的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们是人,但是怎么说你也算是人吧!鬼也是人的延续,不是吗?你就不能帮帮我们吗?”

    他听完后摇摇头说:“不是我不想帮你,是我要等你死后才能帮你。幽冥界有幽冥界的规矩。你既然来了,就别想活着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顾长虹哆嗦着说:“我们死了,你就那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等你们阳气耗尽,就会留在我们村子,你们活着,就会离开,我们村子里需要人手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并且我发现顾长虹真的就快不行了。我不得不往她体内注入真气维持她的体温。她脸色这才恢复了一些,但还是在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老鬼仙呵呵笑着说:“靠着真气维持最好不过了,用不了多久,你俩会一起死掉的,到时候我就放你们进村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到旁边一个稻草垛,我搂着顾长虹钻进了稻草垛里。用那火热的真力维持着她的生命。我舍不得她死去,如果她死了,那么我就真的太孤独了,起码现在我知道,我不是唯一的。她还可以对我说点人话。到了这个时候,似乎以前的恩怨都不是那么的重要了,哪怕是出去后她就要和我为敌,我还是不会后悔救她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搂着顾长虹在这稻草垛里熬了三天。三天里,一群孩子经常趴在稻草垛前观望,然后跑回去报告:“陈爷爷,还没死呢?不过快了,只有一口气了。”

    但是五天后,这群孩子看到的还是有一口气在的我和顾长虹。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