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章 我是废物

    很多人都觉得林子豪胜之不武,我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但是我可不这么认为,在比武场上你可以说胜之不武,到了战场上才不管你怎么胜利的,不管怎么说,胜利才是目的,奸诈也是一种能力。

    瞧!七师伯的弟子跳上来了,这小子比猴子还瘦,顶多九十斤,个子个不高。他上嘴唇上还有一颗黑痣。这小子一上来就抱拳,笑着说:“林师弟,你认得我吗?自我介绍一下,我家住在黄土高坡,大风从坡上刮过!我叫贾大强,所以没怎么长开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摇摇头。我笑了,但是我发现别人谁也没笑。我这才明白,这小子可不是贾大强,是真大强啊!林子豪一抱拳说:“师兄,你的兵器呢?”

    这小子一伸手,顿时在场外一把鬼头刀就飞过来了,这把刀的体积似乎比贾大强都要大,他却没有拿着,而是背着手,这大刀就漂浮在他的身侧。我发现,他对这把大刀的控制轻而易举,可以说是完全不耗费灵魂力就做到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林师弟,我是金属性,和你一样。但对金属有着比你强很多倍的亲和力,所以师弟不要惊慌。对了,好像师弟也是金属性啊,我看你控制飞剑的本事就很强大啊!”

    林子豪说:“可是貌似还是不如你,我倒是想不通了。”

    张无敌骂了句:“笨蛋,这有啥想不通的?这是专精属性,金属性里只是对钢铁专精,遇到金银铜之类的就虾米了,你们各有千秋。”

    我小声说:“老大,此言差矣啊,专精可是比什么都会要强多了啊!”

    “废话,你当我不知道啊!?但是我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?放心,林子豪输不了。这小子精着呢,估计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小声说:“老大,你是不是告诉他,出手就杀招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别吵吵!”

    林子豪这时候笑着说:“既然是这样,请师兄出手吧!”

    贾大强说:“我不善于近身攻击,但是出手就是杀招,还是请师弟先出手吧。”他一伸手,顿时周围的长剑短剑都出鞘飞出来了,在贾大强身体周围游走。很壮观,很牛逼,金属碰撞之声不绝于耳,就像是天籁之音一样优雅悦耳。

    我说:“老大,贾大强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要林子豪能把握的住。这一架打完后,估计就打不成下一架了。”他念了声法号:“无上天尊,阿门!”

    我顿时就瞪圆了眼睛,心说老大,你这是信的道教还是天主教啊卧槽!我不得不说:“老大,要是道教大神听到了会不会收拾你啊!”

    “要是天使姐姐听到了是不是会来找我谈谈人生呢?小子,做事不要畏首畏尾,凡事都有两面性,福祸相依,懂么?要懂得审时度势,快看,林子豪是怎么打败这个强手的,这家伙是八品道,足足比林子豪高一品,但是太自大了。”

    林子豪这时候笑着说:“师兄,接招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伸出手指,大喊一声:“七剑阵!”

    还是这招?我看向了张无敌。

    七把剑还是苍苍苍出鞘了,只是出来后没有翻滚,而是咔嚓咔嚓结合在了一起,随后翻了个跟头,从贾大强头顶直插下来。此时,贾大强的身体周围已经布好了气盾,但是这把聚合在一起的长剑压下来的时候,这气盾顿时就破碎了,不堪一击一样。

    七师伯这时候才喊了出来:“奸诈啊!这哪里是七剑阵?这是九天落剑式!”

    接着,就听哄地一声,长剑直接插在了地里,这一下要是插在贾大强头顶,必须把他切开。插在地上后,轰隆一声巨响,贾大强的身体倒飞出去,狠狠摔在地上。他跳起来喊了声:“你使诈?这不是七剑阵!”

    林子豪无辜地说:“难道我用什么招,必须先告诉你,你才接得住吗?如果是这样,我先告诉你就好了,对不起,下次吧!”

    我高兴地鼓掌,喊着口号说:“林子豪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!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啊!”

    但是我发现,张无敌可高兴不起来了。他说:“别喊了,看你师弟,已经不行了,腿都哆嗦了,就算是你上去,一只手就把他推倒拿下了,还乐个屁啊!”

    贾大强一拱手说:“我明白了,林师弟,你赢了,我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我看看周围,还是很多人不服。纷纷露出了不屑的嘴脸,根本就看不起我们啊!张无敌骂了句:“妈的!我们凭着真本事打赢了,还是没有人给我们喝彩,这叫什么世道,不比了,回去,爱他妈的怎么给名次就给什么名次,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喊了句:“子豪,不比了,没劲!”

    我其实知道,张无敌这是在给自己找台阶呢。我说:“老大,我不是替补吗?让我上去试试吧!”

    张无敌这时候看看我,笑着说:“你磨砺下也不错,上去吧,你输了我们就走,记住,正如你说的,输了不丢人,输不起才丢人。”

    他笑着喊了句:“子豪,你休息下,剩下这些人让你师兄对付,不值得你出手了,没劲。”

    林子豪骂骂咧咧说:“真他妈的扫兴,打了半天了,连个对手都没有,我也懒得玩了,让老杨上来收拾他们吧!”

    他走了下来,到了我旁边后,一屁股就摔在了椅子里,接着虚汗就出来了,对我说:“我不行了,你不要逞强,不行就下来。之所以不抽签你应该明白,要是抽到刘瑜妃和梁斌那个怪物,我们一场都打不下来,打擂台不至于丢太大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明白。老大,我上去了,也许我能坚持两场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坚持不了就下来,没什么了不起的,反正今天我们赢了两场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一步步走到场地中央,看着周围一抱拳说:“不好意思,弟子修为不高,在师兄弟里也是最差的一个,今天来挑战大家也是抱着重在参与的宗旨才来的,今年我们老大就招了我和林子豪俩徒弟,倒是名额有的是,我要是不来,名额也浪费了,我就是来凑数的,所以,等下请各位师兄师姐师妹师弟的手下留情,多让着点。我慧根也不行,修为也不行,真的不知道怎么比,真的很紧张,很害怕啊!”

    说完我就扫向了四周,一眼就看到了顾长虹,我看到她把嘴撇开了,然后在刘瑜妃耳边小声嘀咕,刘瑜妃看着我,频频点头。我在猜,这家伙一定是不要刘瑜妃急着上场,是要她小心呢,还要多观察我才行。当然,这只是我猜的,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声大笑: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一个小伙子上来了,他一上来手里拎着个棍子,翠绿翠绿的,我赶忙问:“请问这是丐帮的打狗棒吗?”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这就是后山的竹子,我是木属性的,这东西在我手里就是最好的武器。我叫木林,你叫杨落,我们大家都很熟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废物。”我笑着说。

    大家一听都哈哈笑了起来,我看向周围,女孩子都捂着嘴,很含蓄,男的都摇着头鄙视我耻笑我呢。我心里却在说,我是废物,等下把你们都打倒在地,看看你们到时候是什么嘴脸。

    无坚不摧,唯快不破。我想这里的人的速度很少有比双子再快再刁钻的了吧!

    木林脸色发黄,脖子很长,光头。大眼睛,脸很瘦,长得还算是可以。他笑着说:“师兄,你有什么招我让你使一遍,如果你觉得自己没有新招式了,就可以认输,免得伤和气!”

    我急忙频频点头,说:“好办法,那么我要开始了师弟。”

    “杨师兄请!”

    他一伸手,彬彬有礼的样子,其实我心里清楚,他心里是看不起我的,是鄙视我的。是啊!人家是八品道,我才五品,不被鄙视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我一步步走过去,到了木林面前大概一米的位置,笑着说:“师弟,我可要出手了,你可要看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你尽管出手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我就已经把他踩在了脚下。这下,所有人都懵了,只有那些老家伙都站了起来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。七师伯喊了句:“好快!我差点看不清。张无敌,你是怎么教出来的这个速度?”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他说差点看不清只是一种形容词而已,他看不清?简直是玩笑,他可是真人大能的存在。

    其实我出手很简单,他说开始,我一拳打在他的肚子上,他弯腰,我用膝盖撞他的鼻子,他翻倒在地,我上去踩住了他的胸口。他喘不上气,用手拍着地面,我撒开说:“师弟,你怎么不还手呢?多谢师弟承让!”

    木林起来,拱拱手说:“原来高手是你,佩服佩服,无敌师叔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。”

    天师伸着的脖子缩了回去,小眼睛也瞪圆了。张无敌这时候咕噜咽了口唾沫,笑着说:“没什么吃惊的,我这个徒弟其实是你们不要的,我看着可怜顺手带回去了。随便调教了下,也算是能上场了吧!”

    这下,开始有人不服了,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上来了,她一拱手说:“师兄,我是静立师父的弟子,我叫君无愁,请师兄赐教!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