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冤家路窄

    于是,我赶忙把话茬接了过来,说:“我是来迎娶燕子的,只要你把燕子交出来,我立即带燕子离开,不然,我还是要等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死就等,你的运气不可能永远这么好的。”南宫傲哼了一声,一挥袖子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说的,意思是,纳兰英雄来了,要是宰了你可别怪我。这就是红果果的威胁。我一听就不干了,追过去拉着他的袖子说:“你别走啊,我俩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他一甩袖子说:“我和你有聊的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不能一句话就把我打发了吧,这件事本来我占理,怎么到了你这里,就像是你有多大道理一样呢?我告诉你,南宫燕,我必须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你就娶,和我有关系吗?”南宫傲开始耍混的了。

    就是此时,我听到大门外哈哈的大笑声传了进来,接着,我看到爷爷竟然从外面背着个药箱子进来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就是一热,眼睛湿润了。我爷爷怎么来这里了呢?

    他一进来就笑着说:“南宫傲,你也算是奇葩了,一边请我来给你儿媳妇看病,一边还要欺负我孙子。我也听说了这件事了,你孙女把自己输给了我孙子,结果你孙女不认账和小白脸跑了,你不仅不管,还引狼入室,让小白脸差点打死我孙子,是不是这么个事情!?”

    “鬼医杨,你总算是来了。……”

    爷爷说:“先别说别的,我就是问,是不是这么个事情?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个玩笑,不能当真。”

    爷爷顿时就急了,说:“这能开玩笑吗?婚姻大事能当儿戏?你孙女既然把自己输给了我孙子,那就是我孙子的媳妇,我的孙媳妇,我们是亲家。这事情要是都可以开玩笑,还有不能开玩笑的事情吗?我和你开个玩笑,把你儿媳妇治死了,能行么?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说气话了,医者父母心,治病救人是信条。”

    南宫恩杰这时候迎了出来,拱手弯腰说:“杨叔叔,原来杨落是您的孙子啊!侄儿刚知道啊!我和燕子妈妈都是同意的,只是燕子这孩子任性!”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就看到南宫燕从外面回来了,她进了院子,一米七五大个儿,长发飘飘的,绝对一黑木耳族超级绿茶婊啊!她看着我哼了一声说:“只要杨爷爷治好了我妈妈的病,我嫁了又何妨?只是,我敢嫁,杨落,你敢娶吗?”

    林子豪一听就不干了:“啥意思啊!有啥不敢娶的啊?你下面长牙了啊!会咬人啊!?”

    南宫燕一听脸顿时就红透了,我那阿姨立即把她拉到了一旁搂在了怀里。南宫燕这时候朝着我一笑说:“杨落,只要你爷爷治好了我妈的病,别说是嫁给你,就算是嫁给你爷爷当你奶奶我都愿意。”

    我顿时就上火了,这叫人话吗?我爷爷多大年纪了啊?她竟然这么调戏我爷爷,我说:“爷,这病我们不治了。这叫人话吗?你当我非你不娶咋的?”

    我爷一摆手说:“这病,我还非要看看了,这个孙媳妇,我还就要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瞪了南宫燕一眼,随后背着药箱进了屋子。林子豪小跑过去,搀扶着我家老爷子坐好,我那业余老丈人开始端茶倒水。南宫傲焦急地在一旁看着。我爷坐好后,南宫燕扶着她妈妈坐在了椅子里,我爷卷起袖子伸出手说:“我摸摸!”

    “摸啥?”我这二虎丈母娘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脉!”南宫恩杰愁死了,一张脸扭曲着说,“不然摸你啥,你看看你,瘦的还剩啥了?”

    林子豪一听扑哧笑了出来,南宫燕瞪了他一眼,嘟囔了一句:“二流子!”

    “绿茶婊!”林子豪说。

    我爷摸到了我丈母娘的手腕后,脸色就凝重了起来,他最后摇摇头说:“不是癌症,我看倒像是黑巫术,谁说是癌症的呀?”

    南宫傲瞪圆了眼睛说:“人民医院啊!这也能错?”

    “不是癌症,是蛊毒。想想,最近是不是出去过,得罪了什么人。”爷爷收回手说,“蛊毒聚集在肺叶里,咬破血管,吸食血液。造成营养不良,贫血,胸闷,胸痛,有阴影,化验起来很像是癌症晚期,但是脉象不对。癌症的脉象是气血双亏,而你儿媳妇,是血亏,气不亏啊!我鬼医杨看病你还不放心吗?”爷爷站了起来说:“病根找到了,这病我治不了,还要找到下蛊的人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群蛊族的人神秘莫测,自成一派,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消息啊,去哪里找呢?”

    南宫恩杰这时候突然瞪圆了眼睛说: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是谁了,前阵子我们去云南大理,在洱海边看到一个卖药的阿婆,说是我夫人气色不好,要卖给我们一些虫草,我夫人说不需要,那阿婆拉着夫人不让走,结果就吵了起来。当时夫人说了些难听的话,说阿婆是骗子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也许虫草真的能治病也说不准。”

    爷爷说:“也许阿婆的虫草能治病,你的虫草是绝对不能治病的。虫草这东西,被神话了,不要迷信它。其实西红柿胡萝卜都能治病,效果也不差。虫草之所以贵,只有一个原因,就是比胡萝卜少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本来是这么打算的,南宫燕不嫁给我,我就要山头。你们爽约我就也爽约占山就行了,没想到事情变这样了。南宫燕说:“我去找这个人,一定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我赶忙接道:“你找什么找?你难道不打算和我成亲吗?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吗?我和你成什么亲?你治好我妈妈的病了吗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你把自己输给我了,你是不是忘记了?南宫燕,你还能要点脸不?那可是有无数人在场听着的啊!你爷爷也在场,你还敢抵赖?这和你妈妈的病有一毛钱关系吗?不要和我偷换概念好吗?”

    “好啊,你不怕就行,我和你成亲,我南宫家也不是不讲信用的人,但是,你总要等我治好我妈妈的病再说吧!”她说完突然转身笑了,奔跑着朝着屋子外跑去,到了门口喊了句:“英雄,你怎么才来啊!”

    麻辣隔壁的!我一眼就看到了纳兰英雄站在了院门内。他伸着脖子看看,然后笑笑说:“你妈妈的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次你可要帮我,我妈妈被人下了蛊毒了。必须找到下蛊的人才行。”她竟然抓着纳兰英雄的胳膊撒娇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勒个去,要是她知道纳兰英雄被李红袖打那**样,不知道心里会怎么想。此刻,这个纳兰英雄是不是她心里的神啊!虚弱的九品仙,被一个八品仙打的毫无还手之力,论实力,也就是个六品的仙人吧。有什么牛啊!老子要是人品爆发,说不准都能让你跪倒扑街唱征服。

    纳兰英雄看到了我,他朝我勾勾手指,我就走了出来。他说:“我看你怎么这么恶心呢!怎么?今天没有女人保护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少主,有话好好说,今天鬼医杨前辈在此,我们给老先生点面子。”南宫傲在一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医杨?我呸!”他哼了一声说:“小爷我凭什么给这么个老家伙面子?不就是个医生吗?医生多了去了。”

    爷爷呵呵一笑说:“医生是很多,但是鬼医杨就老人家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看看我说:“爷爷走了,不然会成为你的累赘。你好好的,我去北京还要给首长看病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您!”我把爷爷送出去,发现陈晴在车里呢,她看我一笑,然后挥挥手,关上了玻璃,带着爷爷离开了。有陈晴保护爷爷,我还是很放心的。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我发现这纳兰英雄已经进了屋子,他很尿性!坐在主位上,南宫傲陪坐,其他人都站着,就连南宫燕都和小丫鬟一样在旁边立着呢。我走进去,到了纳兰英雄面前说:“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愣住了。看着我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能起来吗?”我说。

    我是用足了力气,使出了前所未有的速度,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,把他从椅子里薅了出来,也只是一瞬,他身体的周围便布满了真气,随后一只手抓向了我的咽喉。我用力一甩,总算是把他甩了出去。他瞬间站稳,喊了句:“找死,天罗地网!”

    还是这招,周围的空间是有些凝固了一样,但是今非昔比了啊!我看着他笑笑,体内真气激荡出去,嗡地一声就震开了这禁锢。我指着他说:“别和我得瑟了中不?不要太拿自己当盘菜,再和小爷唧唧歪歪,就不是这么简单就放过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扶着阿姨坐下,阿姨不敢坐,说算了。我说:“您坐,您是病人,还是长辈。”

    阿姨看看我,还是坐下了。我这才站起来古脖子说:“纳兰英雄,你倒是和我牛逼啊?你不是会什么天罗地网吗?对了,你好像还会幻手神刀的吧!你砍我一刀,我看看能不能接下来。”

    林子豪能气人,在一旁说:“我还以为多牛逼呢,原来就这点本事啊!”

    幻手神刀可是绝学,我见识过这威力。上次要不是李红袖替我挡了一下,恐怕我早就见了阎王爷了。可是现在不同了,我就算是接不住,但也不至于躲不开。我倒是真的想看看他这招的威力如何。

    这娇生惯养的少主大人哪里受过这个委屈啊,他一只手举了起来,南宫傲突然喊了句:“少主,这是我的家,请少主能给老朽一点薄面。这件事先算了,以后再说。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