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5章 玉骨冰肌

    高坐的纳兰清河再也坐不住了,骂了句:“简直一派胡言,哪里有神的金身碎片?老夫既然杀了你全村人,还会留下你一个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我爹剖开了家里老母猪的肚子,将我塞进了老母猪的肚子又把老母猪肚子缝合了,才逃过了一劫。”王美玲哼了一声说:“我告诉你,我们王家,巫蛊族的深仇大恨,迟早会报的。你纳兰清河满手鲜血,就是个杀人恶魔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证据的话不要信口开河,不然将你当即蒸发你信么?”纳兰清河的脸顿时就黑了。

    鬼君这时候站起来说:“纳兰清河,你小题大做了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她说她的,大家会分辨真伪的。这里面不是说到了金身碎片么,有鼻子有眼儿的,还是两根肋骨,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我的手不由自主就摸向了自己的肋骨,乖乖哦!这西梁村离我东翼不远,东翼大神坠落在东翼山,那么那碎片很可能就坠落在了西梁山啊!这件事听起来不是假的啊,十有**是真的。

    我对毛十三说:“我觉得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真的,这位巫蛊族后裔,有麻烦了,中玄城绝对不留活口。”

    姬子雅说:“她就没想活着离开。”

    乔亚叹了口气说:“看来,有必要替这位姑娘说句公道话了。”她站起来笑着说:“纳兰城主,做过的就是做过了,没做过就是没做过,很多事情就算是大家这关能过去,你自己那一关也是过不去的,我觉得这件事讨论下去没意思,大家心里都有一杆秤的,反正我是觉得这位姑娘说的头头是道,这故事是编不出来的,不到万分紧急的关头,谁也想不到把人藏到母猪肚子里的办法。不过这老母猪也真的够大的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着站起来说:“乔亚女王,这你就不懂了,老母猪的肚子是有弹性的,真的很大,一头老母猪有的上千斤,装下一个**十斤的姑娘,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么说,是小妹孤陋寡闻了。我们那里的野猪可没那么大的。”她说着呵呵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看张天师,他身后站着张无敌,此时张无敌正在和张天师低语,张天师频频点头。很快,有几个人扛来了一面大旗插在了广场上,重新摆了一排椅子在对面,这面旗上写的是:东翼二字。这些人正是刚才张天师身后的那个人带来的。

    这位置正对着龙虎山的主位,左面是中玄城,右边是魔天岭。我得到了这个位置,倒是有些受宠若惊了。但我还是大大方方带人坐过去了。

    毛十三笑了,带头鼓掌。顿时一片掌声想起,茅山派的那些俊男美女带头,一下就热闹了起来。康公子喊了句:“撒花啊!”

    花仙子们顿时飞了起来,拎着花篮撒花,我高兴地喊:“三倍工资,三倍工资,这属于加班!”

    她们听了后,撒的更带劲了。纳兰英雄的脸都绿了,指着我喊了句:“杨落,你凭什么坐正位,还是东翼,这天下还有你东翼派吗?那个位置该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康公子呸了一口说:“你凭什么呀!你算老几?杨公子以德服人,这是大家抬起来的位子,你难道要和大家为敌吗?”

    众人还是那样,都不说话,但是很明显,都对纳兰英雄不满,纷纷交头接耳说着什么。这就足够了。我看着他说:“纳兰英雄,你在和我争吗?来,你坐这里,我让给你。”

    我嘴上这么说,但是我转过身就坐在了椅子里,往后一靠,笑呵呵看着他。大家哄笑声此起彼伏,我知道这是最好的攻击。果不其然,这小子脸由绿变黑了。

    乔亚也跟了过来,坐在我的旁边,阴阳怪气地说:“某些人啊,自小娇生惯养,要星星不给月亮,要火车连铁路都修好了,骄横跋扈习惯了,看不得同龄人比他强。别人有什么,他也要有什么,别人没有的,他还要有。但是什么都有了,唯独缺一样,那就是德行没有。厚德载物,没有德行,一切都是空的。就算是给你五行,你缺了德行,也只是个垃圾而已。”

    纳兰清河这时候实在是坐不住了,直接飘起落在了场内,站在了他的宝贝儿子身边说:“乔亚,你既然已经返璞归真,还是不要参与俗人那些事了吧!我们可是有约定的,真人不参与俗世,俗人的事情就交给俗人去解决。”

    乔亚点点头说:“好啊,我无所谓啊!我同意,毕竟我还身在三界内,我自然要遵守这三界内的规定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清河一抓这纳兰英雄的胳膊就飘落回去,然后坐下,在纳兰英雄耳边说了什么。纳兰英雄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我知道,这老家伙就是个老狐狸啊,不会轻易让纳兰英雄出头了。纳兰英雄看着我不屑地一笑,我也是微微一笑,心说孙子,你和我斗还真的不够资格了,再也不是那个你随便就捏死的蝼蚁了啊!

    康公子这时候走出来说:“各位,我虽然身为魔界贵族,此时纳兰家又和我魔界结盟,但是我还是不能不说句公道话,纳兰家太不要脸了。怎么可以为了一己私利背叛种族,背叛人类呢?这不是在自相残杀吗?”

    大家又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纳兰英雄一指喊了句:“不要一派胡言,我们只是要南宫家给我们一个交代,为什么要一女嫁二夫,为什么要杀我六叔。”

    王美玲哈哈大笑了起来:“不仅要杀你六叔,还要杀你全族,当年你父亲杀光了我全族人性命之时,你的那些叔叔们将村子围了个水泄不通,他们全都是帮凶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疯女人,不要血口喷人。你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王美玲对着大家喊道:“我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大家要相信我啊!”

    “我作证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我看到天空中两个女子飘落下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顿时抽到了一起了,其中一个不是别人,正是李秀儿,而另一个,模样精致,和李秀儿有几分相像。我想,很可能就是秀儿的母亲啊!我一直没见过夜孤零的这个姐妹,但是她到底在哪里来着呢?

    不说是在娘家了吗?娘家不就是九幽城吗?我勒个去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

    紧接着,老李从天而降,砰地一声砸在了地板上,他站起来的时候威风凛凛潇洒自如,一身包了金边的黑袍子,崭新崭新的,他哈哈笑着说:“纳兰清河,还记得我李逍遥吗?”

    “你,怎么可能?”纳兰清河喊了句。“你怎么可能成了真人?”

    李逍遥看着我哈哈笑着说:“好徒弟,为师回来了,不仅回来了,还找回了你的师娘,这都是你的功劳啊!”

    南宫恩杰这时候从一旁走了出来,抱拳说:“李兄辛苦了,这么多年的隐忍,总算是找到了机会救出了李夫人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懵了。李逍遥喊叫了起来:“当年我带着夫人去青城做客,没想到这纳兰清河看到我家夫人便垂涎三尺,为了躲避,我无奈之下放弃了东翼搬了出来,就说是将东翼山输给了青城,这样避免牵扯上南宫家。可是想不到,夫人在回娘家的途中,还是失踪了。”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说:“我只能隐忍,修炼,总算是在三年前返璞归真,成就了玉骨冰肌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吐了,说:“师父,玉骨冰肌不是形容真人的,是形容美人的啊!”

    “兔崽子,你给我住嘴。”李逍遥这时候笑着说:“之后我和南宫兄设下计策,这纳兰英雄比他父亲还好色贪婪,果不其然,见到了燕子就垂涎三尺,见到秀儿又按耐不住,将两个姑娘带去了中玄城。我苦苦哀求,这败家子竟然还给我在中玄城找了个差事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着说:“师父,接下来我知道了,是不是今天中玄城好手都出来了,现在就埋伏在这龙虎山下啊?你便有机会救出了师娘,带了师妹一同跑回来了啊?”

    师娘指着我说:“你师父一直夸你,说你看起来呆头呆脑,实际上有内秀。果不其然,确实聪明。现在中玄城只有两名高手了,我们虽然打不过,但是逃出来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师娘这时候洁白如玉的下巴一抬说:“诸位,三年前,的确是这纳兰清河兄弟杀了巫蛊族的全族,可以说是鸡犬不留。那日晚上,这纳兰清河闯进了我的房间,浑身是血,眼睛红红的,喝了很多酒,醉醺醺的,我不从,他说,老子刚杀了巫蛊族全族的人,你不从,老子就杀了你。我大喊救命,窗外大夫人说了句,清河,你失态了。”

    她随后咯咯笑着说:“接下来的事情就有意思了,纳兰清河后退两步,转身出去了,大夫人进来了,要杀我灭口,纳兰清河又在窗外说,你说过,不碰她一根汗毛的。大夫人愤怒地说,纳兰清河,你早晚毁在这个女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周围说:“这件事千真万确,迟早会真相大白的,因为参与这件事的人真的太多了,几乎全族为了这件事都参与了,还开了会,为了金身碎片,这一家人都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鸡犬不留,老母猪都没放过,我藏身的老母猪就被打碎了脑壳。”王美玲说。

    纳兰英雄突然跳出来,指着师娘喊道:“你胡说,我根本没见过你,你是哪里冒出来的野女人?我们纳兰家名门正派,怎么会去为了抢东西杀人全族呢?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,这个问题你还是问问你的家人吧!你太幼稚,太单纯,图样图森破了吧你!”师娘说完咯咯笑了起来,拉着老李说:“走吧,回我东翼的位置吧!”

    孤证不立,此刻,有人指证,还有旁证,不由得人不信了。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