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7章 再次见到纳兰英雄

    我这才摇摇头说:“说来惭愧,我本来是来寻找血珊瑚的,可是到了才知道,这东西根本不是我能寻找的,这大海茫茫,我根本不知道从何处开始寻找。”

    “血珊瑚?”三娘一愣,随后说:“我倒是听家夫说过,此去向东七十里,再向北三十里的深海中,有珊瑚如血,但是有龙族重兵看护。那时候家夫和龙族还是好友,这都不让靠近,怕是什么宝贝吧!”

    我一听立即拱手道:“三娘,你这个消息对我太重要了啊!”

    三娘这时候开始去翻找箱子,最后拿出一本册子来了,她递给我说:“家夫一生都在海内捕食,对水这东西有深刻的研究,这是他整理出来的水下的捕食技巧和水性概论,我送给恩公。”

    我拿过来翻看起来,身具水属性的我,看着这心德是如鱼得水啊!这位大神的水下造诣简直可以说是炉火纯青,出神入化。他详细地阐述了如果巧妙地利用水的力量为自己所用,怎么和水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一个个文字就像是信号一样进了我的大脑,我翻看这本册子用了半个小时,之后一闭眼合上册子后说:“三娘,我记下了,这是大哥亲笔书写,我万万不敢拿走。你收回去,传下去。起码孩子们有个念想,这是爹爹给他们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三娘嗯了一声说:“我们也要搬家了,这里再也住不下去了,除了这册子,我也没什么好拿的。哎!也不知道夫君在我有生之年还能不能下来看看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能的,一定能的。”我看看上面,还在想,既然上都上去了,怎么就下不来了呢?“三娘,你带着孩子随我走,我们互相照应,可好?”

    “恩公,只是我怕拖累了您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,你随我走便是,要不是你,我这事情根本无从下手。”我说,“还有,我一些水下技巧还要三娘好好传授,我只是懂了理论,实践还是不行。等我修炼好了这水下技巧,便下海去采集那血珊瑚。”

    三娘点头道:“那么,我就和恩公一路,有恩公在,我的孩儿性命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水下技巧,册子上说的很明白,只要给我半天时间就能完全掌握,我的水属性慧根可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事不宜迟,很快这福王就会带人来抄家了。这家伙修为很高,我虽然看不出等级,但是实力应该和纳兰清河那些老怪物不相上下。刚才要不是燕子那落日长弓的偷袭,根本就没办法伤他分毫。

    尽快的,燕子和三娘每个人抱着一个孩子,我们三个朝着内陆奔跑而去,一直跑了数十里都是茫茫沙滩隔壁,最后我们坐在了一个沙窝里,总算是松了口气。我说:“应该不会追来了。”

    燕子伸着头看着后面说:“看来是没有追上来。但是我们又怎么可能拿到那血珊瑚呢?难道就没有替代品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“强度够了,韧性就会不足,每一种材料都有适合自己打造的东西,血珊瑚这种东西和钛合成能打造出又薄又有弹性和韧性的东西,要是厚了反而不行,它会自己裂开。这就是奇妙之处。”

    三娘说:“恩公的大恩大德无以为报,今后就让我的孩子再报答吧!”

    我摆着手说:“严重了,如果遇到这种事我都不管,那么我还算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燕子说:“我们走吧,也不知道这飞鸿跑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不用管,他是陆地之王,想追上它的人还没出生呢。它会找到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不敢沿着海岸走,就在杨在内陆的荒滩戈壁上前行。很快,我们看到了一座突兀而起的高山,三娘说到了,从这里一直入海三十里,就是那血珊瑚所在。

    我们一行人到了山后面,这后面有个石屋子,这是一个庙宇,里面供奉着龙王的泥像。此地早已经没有人来了,看来是很久之前的人修建成的。

    进了这小庙内,刚要点火。隐隐约约就听到了马蹄声。我本以为是飞鸿来了,刚要推开那扇破木门,突然听到马蹄声很密集,根本不是一匹马踩踏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趴在了门缝上向外观看,远远的风沙中,看到一群人骑着马而来。这些人越来越近,从旁边绕过这座山,直接朝着海边去了。他们都穿着裘皮大衣,戴着棉帽子,围着围巾,只露着眼睛。根本看不出样子。但是我似乎认出来一个人,那就是纳兰英雄,我和他太熟悉了,这个摇头尾巴晃的玩意,闻味道我都闻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行人沿着山脚行进,我转过身说:“燕子,你去侦查一番。”

    燕子一闪身就出去了,她在后面尾随着,远远观察着。她越来越近,我已经听到了对方的谈话了。就听纳兰英雄说:“爹,这北海龙族真的这么厉害吗?不就是地界一龙族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至于跑这么远来这里来拜见吗?”

    “无知小儿,等下你少说话。北海白龙一族,虽然血统不是很纯正,只是三爪蛟龙,但是身体强横,是五爪龙和蛇仙的后代。论攻击力不亚于正统龙族,只是一直受到排挤,才不得不偏居一隅,龙族的实力绝对不亚于我们中玄城。”他哼了一声道:“只要我拉到了龙族加盟我们,就不必担心幽冥谷和龙虎山对我们下手了。甚至我们还能扭转颓势,反败为胜。现在那杨落巧取豪夺,竟然直接插足到了魔都城下,魔天岭已经是败了,人心涣散,如果魔都也败了,下一个就是我中玄城。”

    “伯父,他杨落凭什么?”纳兰豪杰开口了。又说:“魔都败不了,他杨落在魔界的腹地买下一块地能算得了什么?我倒是想看看他想怎么经营。难道那一块地就能自成系统吗?我们截断道路,截断河流,看他如何生存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小看这个人,这个杨落,邪的很!以后你们不要招惹这个小子。你们对付不了他的。上次我对他出手,虽然没有用全力,但是也用了七分,竟然只是令他轻伤,他的护甲很厉害,不过还是被我找到破绽了,要不是上次我担心你堂兄的安危,当场就会将他击毙。这个人此时虽然不构成我们的威胁,但是将来必成大患。”纳兰清河说,“为了这个人,可以说是煞费苦心啊!始终无法除掉他,简直就是邪了门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纳兰清河拉住了马,他停了下来。之后调转马头,向着燕子栖身的那个沙坑走了过来。他一步步向前。很快,燕子身体就钻进了沙子,风一吹,掩去了任何的痕迹。当沙子掩埋掉了燕子那双眼睛的时候,我便什么画面也感应不到了。只是听到纳兰清河那匹大龙马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突然,我听到了飞鸿的叫声,接着就听纳兰豪杰喊了句:“大伯,快看,那是谁的马?”

    纳兰清河这才走了。燕子慢慢钻出来,举着弓一步步后退,总算是走上了回来的路。说实在的,这种以燕子的视角去感应世界的方式,很像是在打穿越火线。

    她一推门进来后,我才收回了感应,总算是放心了。燕子说:“这个纳兰清河果然厉害,竟然感觉到了我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是觉得不对,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,不然你就回不来了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飞鸿,恐怕我也回不来了,这个家伙太可怕了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杜三娘搂着俩孩子问:“那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敌人,可以说是不共戴天,不是他们死,就是我忘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“冤家宜解不宜结!”三娘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问题是,我们不是私人恩怨,这关乎到正邪不两立的事情,这些人是那种动不动就弄死人家全族的人,别人有好东西,他们想要,人家不给,就杀人全族。”我哼了一声说,“你觉得这样的人,我不该和他为敌吗?”

    三娘点头说:“恩公,你很像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像我家夫君,我夫君也是嫉恶如仇的一个人,他仗义执言,劫富济贫,干了很多好事,所以,得罪了很多恶人后当他有难的时候,好人都不敢说话了,恶人倒是沆瀣一气,将我夫君逼出了风雅大陆,来到了这地界苟且偷生。”她叹了口气说:“好人难做啊!想我夫君堂堂九品真人尚且落得这个下场,恩公您就不要逞强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老公不一样,你老公是独行侠,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,我有一个王国,我有着地界的半壁江山给我依靠。”我说,“我是有能力和这些恶人一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论怎么样,我都不会后悔跟了夫君的。我现在盼望的就是夫君能下来看我一眼,我就不明白了,这人成了神就忘了自己的结发妻子和孩子了吗?”

    我呼出一口气,在屋子里来回走动,我真的是呆不下去了。正如那纳兰清河所说,要是他们和这北海龙族搭上关系,那么很可能他们就会反败为胜,我精心计划的一切都将毫无用处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任何的花招都是无力的。

    花招,只是在势均力敌的时候才有些作用。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