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9章 皮鞭的厉害

    我开始疯了一样在屋子里找笔墨≤算是在一个抽屉里翻出来了笔墨。然后我脱了里面的衬衣铺在了桌子上,我一切都准备好后,拿着笔蘸了墨汁,很快就勾勒出来明月的素描。我指着说:“明月!”

    帮哥顿时眼睛就湿润了,抓起来抱在胸前说:“师娘,我的最爱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,你也会有最爱?天下谁不知道你是花心老祖啊!我不得不看着他说:“帮哥,你女儿也是我的最爱啊!”

    “她,她身在何处?”

    我眨巴着眼睛说:“就在这异界大陆上啊,至于在什么地方,我说不好呀帮哥!”

    帮哥这时候一把抓住我的手说:“兄弟,我们下山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,我还有一年呢啊!”

    他一拍大腿叹了口气说:“哎呀,搞什么鬼这是。我现在想通了,我后悔啊!”他随后捏着鼻子擤了鼻涕后,又说:“当初就不该那么虎,你说要是我们私奔的话,就没这么多事情了。大不了老子退出这道家,加入儒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帮哥是个为了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人。他这两千年原来悟到的仅仅是这个,我真的都服了他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血脉已经重塑完成,只是还比较虚弱。看样子,还需要养个把月的才行。

    炕这时候烧的很热,他脱了靴子爬上去,躺在上面说:“有点困了,我睡一觉,天大的事情也不要叫我,我真的好想躺着睡一觉啊!”

    妈的,这一睡觉,估计把最爱的人和女儿都忘了吧!这家伙,真的是心大啊!他可以忘了自己的女儿,但是我不能忘啊!我来这里是学道法的,这被关在这里,算是什么事情啊!不过还好,身边有一大真人,要是他能教教我,也是可以的嘛!

    另外就是那宝库的事情,不知道这位老人家可不可以带我进去看看,我真的很需要那些材料。没有那些材料,我想打造翅膀,打造人偶,打造神剑的计划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天黑透了,我也就上了炕头睡觉,这帮哥还就打起了呼噜来。这家伙睡得那叫一个香啊!也是,两千年没睡过了。我想,当年一定被吓尿了,这位师叔看来还是很有威力的,一句话就让他在这里坐了两千年。期间有多少弟子来这里面壁思过,他都没有被蛊惑动上一动°见他还是很有毅力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估计宗派里会严加封锁消息,后山思过崖这老头到底是谁,估计早就无人知晓了。知道事情始末的人飞升的飞升,被雷劈死的被雷劈死,估计也所剩无几了吧!

    能成为一代君主的人都不是凡人,这位帮哥也不例外。我可是见识过铁木真的那种煞气,简直令我毫无招架之力,这帮哥虽然打架不太出名,但是手段可是很高超的。看样子,道法的修行也是很在行的。

    我用脚踹踹他,他的呼噜就停了,但是过了也就是五分钟,呼噜声又起。我不得不再次踹踹他。于是就这样循环往复,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

    太阳最先洒下的光辉就到达了这个绝顶之上。我睡的正迷迷糊糊,就听到了外面有鹤唳之声。我揉着眼睛趴着窗户一看,竟然是公叔龙腾和姜澜清,两个人都很牛逼,分别坐在仙鹤的后背上,弄得挺带派的,说实在的,确实显得超凡脱俗很多。

    仙鹤盘旋了两圈,最后,两个人下来了。我知道,这次是来收拾我的无疑。

    我穿衣服,下了炕,出去后关了门。心说随便你们揍吧,揍不死就成!

    虽然此时灵兽都升级了,但是,一个是全出来动静太大,另一个是,我不想再激怒这两位了。就算是全出来,也不一定就打得过。很明显,两位都是这远古大道的核心人物。一位是宗主的千金姜澜清,一位是最有权利的长老的儿子公叔龙腾,两位都是这里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此时我人单力孤,如果天琴他们出来,再打不过这两位,可就丢人丢大了。到时候反倒会惹来更大的麻烦。有时候,该忍的就要忍了,起码现在我的命是没问题了,宗主知道我的存在,他们也不敢乱来。

    这要是在树林里被这孙子抓到了,估计真的就要丹田毁灭,内世界坍塌。到时候他随便找个借口就把我给打发了。我连这远古大殿的大门都摸不到,去哪里喊冤去?

    我一出去,这两位就从仙鹤的后背上飘落下来,姜澜清咬着牙过来,直接就给了我一个大嘴巴,骂了句:“面壁思过一年,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是啊师姐,我也觉得很便宜!”

    她什么时候受过那个委屈啊!天之骄女,万千宠爱。此时却气得红了眼,眼看就要哭的意思。抬手就又是一个大嘴巴!啪地一声!

    我一看这不行啊,不见点血她是不会停手的,我一歪头就咬破了自己的嘴里子,血直接就出来了。我笑着说:“师姐,你只要解气就行,打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打你,脏了我的手!”她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还不错,这么快就打完了。没想到接下来师姐喊了句:“龙腾师兄,把他吊起来,我要抽死这个小泼皮!”

    公叔龙腾呵呵笑着走过来了,他一把薅住了我的头发,朝我脸上喷了一口唾沫,说:“耍小聪明的后果是严重的,你有实力和我斗吗?你离开了你那些小喽啰,我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我伸手擦了一把脸后,看着他一笑说:“有本事你打死我好了!”

    他又朝着我的脸吐了一口:“你让你擦了吗?”

    我直接还了他一口,之后脑袋一撞,直接撞他鼻子上了。他一捂鼻子,顿时就出血了。之后他猛地扑上来,力大无穷地将我按在了地上。反正我也跑不掉的,我干脆就这样笑着说:“师兄,捆紧点啊!像我捆你那么捆!”

    将我捆好后,把我吊在了一旁的一棵老松树上,这棵老松树长得非陈壮,和迎客松长得样子差不多,我就被吊在那个伸出来的大树枝上。

    姜澜清从腰里抽出来一条蛇皮鞭,很普通的鞭子。她喊了句:“师兄,给我去打水,我要蘸水抽这混蛋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她要抽我,我就给她抽的伤痕累累她才会出气的吧,顿时意念一动,把金身暂时的压制住。公叔龙腾打了一桶水过来,放在了姜澜清身旁说:“狠狠抽,抽到求饶为止!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却在欣赏周围那灿烂云海,这云海被阳光一照,变得色彩斑斓起来,这里,不是天界,但绝对比天界更美丽。我哦说了句:“好美啊!”

    姜澜清顿时气坏了,她将蛇皮鞭泡在了水里,之后抡起来,啪地一声就打在了我的胸前。顿时,衣服被抽破了,皮开肉绽。她打了几下后,我怀里的一幅画漏了出来。这姜澜清过来伸手就拿出了那幅画,看看后说:“这画好精致啊!”

    我心说是精致,还寓意深远呢。此刻心里想的竟然都是闻人艾蓝那丫头,特别想和她一起干一次那不能描写的事情。这么一想,竟然兴奋了,竟然把裤子都撑起来了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当时是什么心态了。反正是她越抽打我,我就越兴奋,下面挑起来就越是高。

    这姜澜清自然是发现了,一边抽打我一边骂:“好你个小泼皮!竟然如此的下流!”

    我的衣服已经被抽打的烂了,长袍滑落,只剩下了裤子。我笑着说:“师姐,快打啊,我都上瘾了!”

    她愤怒地连续抽打了三鞭子,之后气呼呼皮鞭一扔说:“下流胚子,不要脸,小泼皮!”

    不过我发现,她竟然脸红透了。

    公叔龙腾似乎是有所顾虑,他把我吊起来后就没有打过我一鞭子,只是在一旁为姜澜清加油鼓劲。我瞬间就明白了,他是怕日后我去告状啊!我想,如果他动手,一年后我下了思过崖去和宗主汇报,说他经常来打我,估计下一个上思过崖的就是他了吧!

    但是姜澜清不同,这可是宗主的宝贝千金,我去和宗主告状,估计倒霉的还会是我啊!

    我意识到这点后,哈哈笑着说:“公叔师兄,你他妈的是来看热闹的吗?师姐打我都打累了,你好歹换换师姐啊!你不心疼,我都心疼了,瞧瞧累的头上都是汗!”

    姜澜清骂道:“小泼皮,不要挑拨离间。师兄不要中计,他就是要你打他,然后去和我爹告你的状呢!”

    公叔龙腾哈哈笑着说:“师妹,我岂会不知,杨落,你听好了,早晚你会死在我手里的。你下山后,我们会见面的,到时候看看你如何和我斗!”

    我顿时兴奋地笑了:“师兄,原来我还可以下山的啊!一年后是不是我下山后你就要想办法弄死我啊?不过你然你这么说了,我下山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弄死你。所以,今天你只要不弄死我,改天我一定会想法设法弄死你。”

    公叔龙腾笑着说:“好啊,我们就看谁先死吧!”

    姜澜清这次调动了真气,她骂道:“小泼皮,看来不给你来点真格的,你不知道姑娘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说着,一鞭子就下来了,我的金身顿时就启动了,这一鞭子打在了身上,就听啪地一声,我只能假装疼痛无比地“哦”了一声,这叫声是那么的**,那么的荡魄,那么的令人匪夷所思!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