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5章 师姐去送太阳,我必须追回来

    我起来呵呵看着,这大蟒蛇的身体长了不少,接着就听他咯咯咯咯地将错位的骨节都接上了,随后站起来化作了人体,一拱手说:“杨兄果然厉害,太极拳炉火纯青,小弟佩服的很,我输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向了秀儿,秀儿不敢拍手,但是,还是笑了,对我伸出了大拇指来。

    宗主哈哈大笑着说:“好一招太极抓手,确实不错。”

    他又是率先到了场内,对着大家拱手致谢。全场也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。开始有人给我们远古大道打赏了。一摞摞的金票被礼仪小姐端了上来,金票上都写着打赏人的姓名和身份,这些人,远古大道今后是要给人撑腰的。

    金票都送去了远古大道的账房那里,那边开始统计,等几位大佬显摆完毕以后,账房先生走过来,小声说:“今日进项三千五百六十万两。”

    宗主点点头说:“嗯,这下可以装修下我们的驿站了,这是门面。功劳都是杨落的啊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还是多亏了宗主用心良苦,把我送去了思过崖!”

    宗主嘴唇轻轻启开,传音道:“不要胡说,那是你的造化!”

    其实我现在明白了,宗主是知道邦哥这段时间两千年面壁思过到期的,到期后,这位爷一定是需要照顾的,我这人心眼这么好,一定会照顾他,难免就会有感情,有了感情,一切都好说了。这都是可以预见的事情≮主绝对是刻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观众开始退场,退场后我们才走了出去,这下,我的兄弟姐妹们都有了用处,开始在前面开路,避免发生骚乱。此时,我一战成名!

    那边的纳兰英雄最威风,我发现他的粉丝也最多。很明显,大家都看好这个混蛋。就连我师姐姜澜清看到了这个混蛋后都迈不动步了,伸着脖子犯花痴∵得越来越慢。恰好,纳兰英雄那混蛋也看到了师姐,对着师姐抱拳一笑。师姐这才脸一红,低着头赶了上了。

    我操他妈的呃!简直气死我了,真的是,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回到了驿站,被师姐和那个纳兰英雄弄得心里很不舒服,饭都不想吃。

    宗主摆了庆功宴,但是限制大家喝酒。我坐在那里就注意着师姐,这家伙拿着筷子发呆,之后还莫名其妙地咬着嘴唇笑。一看这花痴样就恶心,你他妈的打我时候的那狠劲儿哪里去了?

    还有公叔龙腾,此时更是一副小人嘴脸,拼命地讨好师姐。公叔龙腾不敢和我对视,他一直回避着我的目光,这家伙心里是有愧的。

    吃过了午饭,宗主把我叫进了书房,他说:“明天不希望你得第一,但是起码打一场胜仗,在我看来,李秀儿是突破口,那个纳兰英雄确实太强了,那一棍神技,我还真的想不到怎么能破掉。以你的能力似乎不可能打败他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宗主,我倒是觉得这个纳兰英雄没那么可怕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有办法了吗?”宗主一愣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我也要打败他。这个人,太可恶了。”

    宗主也许是会错意了,呵呵笑着说:“那种事,是要随缘的,不能强求!”

    “宗主,你可能是误会了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别说了,你对师姐的情,我看得出来,你今天回来的路上是不是看着师姐发呆了?别不承认了,大家都是男人,我懂的。”宗主拍拍我的肩膀,呵呵笑着说:“爱一个人,就是那么的没道理。你师姐那么讨厌你,你偏偏情有独钟,这才是爱情啊!”

    我心说去你的吧,我爱她个屁啊!我只是受不了她和纳兰英雄眉来眼去的,这简直让我有要杀人的冲动!还好,明天就都解决了,虽然那黑洞怎么破掉我不清楚,但是我不是也有风刃吗?

    宗主又说:“记住,不可意气用事,输了这一场不可怕,千万不要输了命。看你二师兄姚广,估计这下参加不了团体赛了,我还要为这件事发愁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倒是觉得,闻人艾蓝可以补上。她虽然修为不高,但是头脑灵活,并且一直和我们在一起,大家都有默契了,最重要的是,她很有团队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就这样了,这件事我听你的了,团体赛,一定给我夺冠,明白吗?夺冠之后,让你们九个,每人进宝库选一样宝贝,武器,防具,秘籍,凡是里面有的,你们随便拿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为了这宝贝,我也会全力以赴的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你赢了,你还能赢到另一种宝贝,我的女儿,我还是了解的。”

    宗主说的没错,只要是我把纳兰英雄踩在脚下了,师姐立马就会改变风向。其实师姐倒是没错,这才是女人骨子里的思想,她只是发挥的淋漓尽致罢了。往往这种女人在这个社会上是生活的最好的一批人。我是深有体会的。

    看大街上,开着豪车穿着名牌拎着普拉达的,绝对不是奋发努力,不是自力更生的那些职业女性,都是那些懂得见风使舵,又有一副好模样的玲珑女。俗称绿茶婊。玲珑女,在任何社会都是生活的最好的一批人,如果再有点背景,有点学识,就更了不得了。

    她们是绝对不会选择去坐在自行车后面笑的,因为坐在自行车后面,根本也笑不出来。试想和一个年薪百万的小资过的习惯了,让她去坐在自行车后面,看着老公一个月三千的工资,整不好上任男朋友给自己买的普拉达长裙还要铰进车轱辘里。能笑得出来吗?

    再说了,骑自行车的男人真的都有素质吗?倒是打老婆的大多是这种人。开宝马的倒是都和善很多,正所谓穷生奸计,富长良心。古话是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其实,我不鄙视玲珑女,我也尊重那些自力更生的女性。大家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。只是在客观阐述下社会现状。

    我对着宗主笑笑说:“师姐是个好女孩儿,我只是不想她被纳兰英雄骗了。”

    宗主一撇嘴说:“是啊,被纳兰英雄骗了,还不如被你骗了,好歹你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我无语了。细想想也是啊,宗主也是男人,谁还没从年轻时过过啊!他有点男**的想法也是正常的。他挥挥手说:“下去吧,看你说的自己多正人君子的我就觉得虚,谁还不知道谁啊!”

    我拱手告退,心说妈的,有理说不清了还!老子真的没想和师姐怎么样啊,干那不能描写的事情吗?还别说,这时候还真的想了,就是和师姐。妈的,这都是宗主引导的,真的是瞎引导。

    回到了屋子里,想睡一会儿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我就坐了起来,这大中午的,大家都去屋子里休息了,偏偏我看到师姐出来了,匆匆地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心说这是去干嘛了啊?心里一想就觉得不好,一定是纳兰英雄这混蛋啥时候塞纸条、传音啥的了,这是去搞破鞋的节奏啊!

    我直接下炕,穿上皮靴子就追了出去。她出了驿站直接向东。我看过地图,向东是大海啊!不过这么走,估计要三天的行程。

    但是就是这么憋气,这师姐走了不远就有人送来了一匹大龙马,我心说要坏,急忙往回跑,进了驿站牵了大龙马,骑上就追啊!

    我沿着大道一直奔跑,大道中间是马路。马路就是专门给马走的道路。跑起来畅通无阻,速度也是出奇的快。这一路追下来,足足有七十多里,也没见到师姐的影子。我下来和一个小童问:“看没看到一个姐姐骑着马过去?穿一身白衣服的。头发飘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不到白衣服姐姐,但是我看到一个白影子过去了,很快的,刚过去不久哇!”他伸手说:“求打赏!”

    我拿出一块小银子给了这孩子,给他一个耳刮子,上马就追了出去。心说师姐啊,你就花痴成这样?跑来让人整吗?你还相信爱情吗?你这样,你家里人知道吗?

    难道你不知道,青岛姑娘坐飞机去成都找小伙子,小伙子请她吃了6块钱的麻辣烫,然后一晚上干了她13次的事情吗?你还敢相信爱情吗?那姑娘肠子都悔青了,估计你要是被整13次了,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吧!

    我使劲打马屁股,这马跑得也是飞快,两旁的建筑就像是影子往后闪。一直到了海边,我还是没看到师姐的影子,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左右了。这可把我急得啊!这要是找不到,非被整烂了不可。

    在我着急万分之时,在海滩上见到一个渔船,船头坐着一个老头在抽烟。我下马跑过去,比划着问:“大叔,见没见到这么高一个女孩子,骑着大龙马。”

    老头这时候把目光投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里。我掏出银子递过去,老汉接过去说:“那地方是传承楼的别院,你我都是人类,不要靠近,那里是不让外人观看的。”

    我哦了一声,然后把大龙马叫了过来,又给了老汉十两银子说:“您帮我照看下,我午夜之前一定会来,给它弄些水和草料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不过你可要小心点。传承阁的人,都不要好惹!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