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12章 公叔龙腾逃了

    我这心大的师姐啊!差点被人给轮番干了那不能描写的事情的师姐,此时竟然抱住了我的胳膊,贴在了我的身上,她哭哭啼啼说:“师弟,我疼,疗伤不管用啊!”

    “师姐,你也太狠了吧!总要疼的。就算是再疼,你也不能一气之下把姐夫给捏碎了啊!以后谁敢娶你啊师姐,你要学会温柔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寡妇了,师弟,你可不能不管我啊!”她娇嗔起来,还趁机掐了我一把。

    这就贴上了?

    天琴叮嘱道:“不要拒绝,不要得罪她,这个女人得罪不得,你要考虑清楚她背后的实力!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一想起纳兰英雄那只手,我就要多恶心有多恶心。甚至现在一听干净这个词就有点过激反应。

    偏偏师姐就喜欢这个词,她红着脸说:“师弟,我其实是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是啊!要不是有和纳兰英雄的那段破事儿,我还真的觉得她是干净的。至于擀面杖姐夫的事情,我还真的不觉得什么。无非就当是小时候淘气骑自行车摔破了就行了。但是纳兰英雄和师姐,那可是我亲眼所见啊!太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难道你觉得我不干净吗?”

    我忍不住吼了句:“住嘴,你能不提这俩字了吗?”

    她委屈地哭了起来:“师弟,你凶人家,人家本来就是干净的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还想出去不?”

    她这才忍住了泪水,裂开的嘴也慢慢收了回去?点点头说:“我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别哭了!”我说完到了那扇铁门前。

    双脚一踏,地上立马有了双鱼图在旋转,大地律动的能量灌注上来,之后,手里的土豪金长剑在手,突然又觉得轻了不少。但是用起来还是有些别扭,我也感觉到了,这家伙,看来要到天界用了。我现在急需一把轻一些的武器。

    这把剑我放回去,拽出那把黑铁长剑,挥了一下,一个太极图在空中形成,随后就消散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没用的,我试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试了没用,不代表我就打不开。这可不是神下的结界,这只是普通的禁锢罢了。”

    破天九式我已经参悟透了前面的两式,此时,到了用的时候了。我一瞪眼喊道:“血脉爆发,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身体顿时嗡地一声震荡了一下,周围的空间都跟着有波动。接着,长剑一挥,喊道:“风之灵动,剑气缭绕!”

    顿时周围形成了足足三十六个风刃,在我身体周围旋转着,带动这洞内的空气都跟着旋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升级后,各种力量都翻了足足一倍,就连这风之灵动的感悟力都强了一倍。

    师姐在一旁,裙子都被刮了起来,露着那修长的大白腿,她的头发也被吹到了一旁,洁白的长脖子和那晶莹的一只小耳朵就漏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,心说可惜了。被纳兰英雄那王八犊子染指了,这可就大打折扣了啊!

    随后一侧身,双手握剑,猛地挥了出去。这黑铁剑挥出去的剑气,虽然比不上土豪金的沉重,但是绝对的锋利,速度也不是那把重剑可以比的。

    先是剑气贯穿了铁门,随后就是风刃。就听哄地一声大响,铁门被轰碎了。我一拉师姐的手腕说:“走!”

    “疼,你抱人家!”

    我心说尼玛的,抱你就抱你,要不是你身后站着一个宗主大人,大嘴巴就给你扇上了。看你还要不要抱。有本事你找擀面杖抱你去?又不是我干的,凭啥让我抱?

    我在心里叹了口气,抱着她就走了出来,这是一个山洞。

    天色微亮,东方的天空见白。

    但是刚一出来,回过头一看就是一个破道观【劣的障眼法,我他妈的竟然没看出来,很明显,风吹过来,道观里的树竟然纹丝不动,墙头草都不摇摆一下。

    我一剑劈出去,哄地一声巨响。障眼法就没有了,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。我吹了口哨,大龙马在密林里有了响应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接着,师姐也喊了一声:呼!

    这一声啊,非常的清脆,大龙马也有了响应。很快,两匹大龙马从密林里钻了出来,但是师姐非要和我乘坐一匹大龙马,要我抱着她,理由是疼!

    无奈之下,就这样搂着她跑回了风雅城。我们回到了驿站的时候太阳初升,但是驿站里没有人,空空荡荡。

    我喊道:“掌柜的,人呢?”

    驿站掌柜的说快去角练场,大家都去了角练场了。

    我就这样马都没有下,直接奔向了角练场。刚一进去,就看到宗主正背着手在角练场内来回走动,我喊了声:“吁!”

    大龙马停下,我下马,将师姐抱下来,一拱手说:“宗主,我是不是来晚了?”

    “混账,告诉你俩不要乱跑,你俩这是干嘛去了?”说完,宗主看着我又说:“咦?杨落,你升级了?”

    师姐这时候脸一红,说了句:“宗主,我腿软,能不能先让我俩休息一下!”

    宗主一低头,看到了师姐的破裙子,随后指着我俩说:“你俩啊,真胡闹,什么时候了这是,竟然跑出去干这事儿!快去休息,等下就要赶往比赛场了,差点急死我你俩,幸好及时赶回来了,不然真的就全完了。不过也好,我急等抱孙子呢,希望你俩能有点成果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叫什么事儿啊?说实话?得罪师姐;不说实话,得罪自己。为了前途和命运,我只能忍辱负重了。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。

    天琴嘱咐道:“默认,不要争辩,对你没好处。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嗯了一声说:“是啊,形势比人强,我他妈的只能忍了。”

    我抬头望出去,一眼就看到了纳兰英雄,他看到我后显得很吃惊。不仅是他吃惊,就连那黑袍老怪也慌乱地在搓手了。我心说,老怪物,你也心慌了吧!

    再看公叔龙腾,腿已经开始哆嗦了。我刚要朝着公叔龙腾走过去,姜澜清却一把拽住了我。她说:“师弟,此事最好不要张扬,找个没人的地方,直接灭了这公叔龙腾!”

    我嗯了一声说:“师姐,我明白,但是你考虑过不说出来的话,公叔家会怎么想吗?我觉得,还是要公叔龙腾接受审判为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,那么我的脸往哪里放?必须是秘密处死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既然这样,我先去吓吓他。”

    我微笑着到了公叔龙腾面前,一拱手说:“师兄,三师兄,等下比赛的时候小心点,不要出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公叔龙腾这时候满头是汗,他做贼心虚。一步步后退≮主这时候喊了句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一转身说:“没什么,我和三师兄商量下比赛的时候怎么排兵布阵呢。”

    “商量这个还太早呢,我们还不知道怎么比呢,等知道了,我们一起商量就好了。”宗主说,“杨落,你先带你师姐去换一件得体的衣服,这像什么样子!”

    我和师姐出了角练场后,回去了驿站。刚进了院子,天琴说:“我这里有一件朱羽送我的衣服,你拿去给她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配!”我在心里说。

    “杨落,你听我的不会错。这个女人,我们得罪不起的。”天琴说,“难道你觉得我喜欢看你们腻腻歪歪在一起吗?但是一切要以大局为重。你得罪她的后果,很可能会身败名裂,被逐出大陆永远不许踏入都有可能。你觉得谁会为了你得罪这么一位权利大亨吗?”

    我明白天琴说的话,这个女人不仅我得罪不起,公叔龙腾和纳兰英雄也得罪不起,这俩人已经是死人了。但是纳兰英雄不能死,他死了,我的女儿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了,他是我唯一的线索。

    我伸手拽出了这件朱羽编织的衣服,递给师姐说:“送你的。”

    师姐接过去,脸一红说:“其实,其实在思过崖的时候我就对你有好感了,只是你那时候,太气人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妈的,不是小爷那时候太气人,是你那时候还不知道小爷的厉害啊!估计那时候一心想和公叔龙腾好呢吧,之后,又看上了纳兰英雄。当我把纳兰英雄打败后,你又钻进了小爷的房间,结果被公叔龙腾偷听了。

    你四处给小爷我树敌,最后你竟然也因为小爷我不上你,记恨我了。

    你送太阳上瘾吗?我不太阳你,你就记恨我?这是什么道理啊卧槽!

    她穿上新衣服后,出来的时候我险些都认不出她了,光彩照人,妩媚端庄。她的小脸微微笑着,下巴抬的高高的,头发此时梳了上去,嫣然一个美妇人的样子。她把双手握在小腹前,看着我说:“师弟,你看我好看么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说:“好看。”

    好看是实话,但是随即又想起了她穿着比基尼被纳兰英雄压在身下抓胸的场景。恶心死了啊!我这道坎这辈子估计都过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师弟送的衣服好看,走吧,先杀公叔龙腾,后杀纳兰英雄。”她对我说,“这件事我会和我爹说的,不会有任何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说的轻巧,但是我可觉得没有这么简单,这要是就这样不明不白杀了公叔龙腾,可就是死无对证了。公叔家闹起来,谁也压不住。关键是没有道理啊!我还是觉得这件事交给执法堂处理比较好。

    邦哥这时候从外面进来了,一进来就说:“到底怎么了?你刚才和公叔龙腾说什么了?他竟然说身体不适,还吐血了。这不是吗,坐上马车回大青山了。”

    师姐这时候骂了句:“不好,这是要跑啊!”

    “走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走了。”

    师姐要追,我一把拉住了说:“你往哪边追?怎么追?人家早就下了马车换了快马了,跑去什么方向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邦哥问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啊?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