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5章 彩礼

    接着,话题就扯开了,这冥天开始不停地骂纳兰英雄,是如何的挤兑他,如果的不尊重他的父亲,还把自己的三爷爷定罪,将一表亲的脑袋砍了。将自己的姐夫调到了边关,然后调戏自己的姐姐。

    我知道,冥天已经不能和我好好玩耍了。很多话都太虚了,按照我对纳兰英雄的理解,这些事他做不出来·天又开始对我撒谎了。我在心里叹息,又是一个蛋疼货,撒谎不打草稿。在比赛的时候装的单纯可爱,冥古还说什么他太傻!实际上,这就是个玩人的主儿。

    也是,冥古那样的人精,怎么可能生出一个傻儿子呢。倒是我太天真了。只能嗯哈地乱答应着。我知道,这个客白请了。我给他下套,他却直接给我挖个陷阱让我往下跳。还真的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呀!

    我实在是不想听他胡说八道了,打断道:“冥天兄,我们说好了不谈宗教那点事的,你怎么又谈了?不说了,说了就一肚子气,我们喝酒。”

    冥天似乎是故意恶心我一样,喋喋不休地说着纳兰英雄的坏话。就这样,我就一边喝酒,一边微笑地看着他说了句:“冥天兄啊,你再也不是那个让三招的冥天兄了!你要是不装逼我们还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说:“你看,上次多亏我让了三招,不然就也要和杨兄你一起去干那杀人越货的事情了。这就叫因祸得福啊!”

    我说:“是啊,那些排名什么的算得了什么啊,背了一身的罪令我寝食难安啊!”

    接下来就没有实话了,一直到了傍晚,这冥天总算是被我送走了。

    明月这才对我说:“方瑶和我出去的时候,对我说冥古知道他们来,还说要和你一起对付纳兰英雄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觉得可信么?”

    明月摇摇头说:“说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信了就是第二次上当。这冥古可是大魔,有着坚定的信仰,纳兰英雄是魔神转世,有着一身的神技。两位又是同仇敌忾,都恨不得我早点死。我也是恨之入骨,恨不得将这两个人挫骨扬灰。他冥古要帮我对付纳兰英雄,这简直是天方夜谭。不过,我倒是可以恶心下纳兰英雄。”我说完笑着说:“这冥天也许真的觉得我是个实诚人了吧!”

    我这时候拉开了窗帘,对着对面喊了句:“纳兰英雄!”

    对面的窗户很快就打开了,纳兰英雄在窗户上趴着,看着我说:“我当是谁呢,这才十几天吧,杨兄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我见到了一个人,冥天。你猜冥天对我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杨兄。早就告诉冥古不要耍这小聪明,他不听,这不是自取其辱吗?”他摆摆手说,“一般的骗术是骗不到你的,要讲环境氛围和机会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不是啊,冥天说你将他们冥家打压的快疯了,要联合我除掉你,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为好。”我喊道。“我这都是为你好啊!”

    “多谢杨兄提醒了,我谨记在心!如果杨兄没事,我要关窗户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那明晰从一旁把身体挤过来,也趴在了窗户上。纳兰英雄一伸胳膊就搂住了明晰的肩膀。明晰歪着脖子看看纳兰英雄,推开了他的手,对我一笑说:“杨大人,可是九幽府的杨落,杨大人?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话,明月就笑着说:“表姐,你这次出去人界了呀!看来有不少那边的修士追随你来了我们这里啊,都身价不菲吧!”

    “表妹,杨大人不也是你从人界勾引来的吗?有人喜欢总不是坏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就是,你明月还不是把我也勾搭来了啊!

    纳兰英雄这时候一笑喊道:“杨兄,我们一起喝一杯如何?以后也许我们还是亲戚呢!”

    我赶忙说:“算了,我们一起喝酒,我不给你下毒心里痒,还要担心你给我是不是会下毒的问题。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,如果你愿意,我们倒是可以堂堂正正打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时候,过些日子吧。我最近在练一种棍法,就是当初用柏芷妹妹的棍子捅死你的那招,叫大魔圆舞棍。等我练好了再找你比试。只可惜,没有九天玄木那样趁手的武器了。想杀你可就不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我哈哈笑着说:“没有武器可以慢慢找,先把神技练成了,总是有机会的。对了,你那血魔大阵没有血液是不是就发挥不了作用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,主要是没有血液的话,威力就不强了。只有黑暗的力量,没有血液的加持,不过那是大规模杀伤性的大招,和你单打独斗没什么作用。你还不是一样,你那太极剑阵和我打的话,估计也没什么用处吧!?”

    明月这时候嘟囔了一句:“你俩聊得倒是开心,恶心不恶心?”

    我小声说:“这你就不懂了,我还是觉得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纳兰英雄,你这是要纳妾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后天我要和乘风成亲,之后立即就要纳妾。我对明晰可是一见钟情,杨兄,你不会夺人所爱吧!?”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也许会啊!你和明晰姑娘成亲对我来说可不是好事情,我可是不会眼看这肥肉落尽你嘴里的。对了,你纳妾,你家夫人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这还是我家夫人的主意,不信你去问问。”纳兰英雄用手一指说:“她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,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一个阁楼里坐着的欲乘风。她此时放下书,趴在窗户里看着我笑着喊着说:“杨落,你妻妾成群的,我家英雄为何不能纳妾?”

    我心说这可不是纳妾那么简单了,这简直就是搞政治联姻。传承阁和风雅城联姻,还让不让别人活了?这绝对是不可以的。我说:“这婚姻可能会有很多人反对!”

    欲乘风喊道:“谁反对有什么用?只要是城主大人和明晰姑娘不反对,就一点问题不会有,有问题的,拿出实力来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让我想起了一个人,就是邦哥那原配夫人,吕雉。欲乘风绝对有吕雉的那种风范。

    我算是无话可说了,一笑喊道:“既然这样,我只能说点吉祥话了,祝你们一家三口仙福永享,寿与天齐,日出东方,唯我不败!”

    明晰这时候说了句:“我还没答应,你们倒是说的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纳兰英雄笑着说:“明天我就去提亲,到时候就不是你答应不答应的了。希望你爹能够拒绝我的那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哈哈笑着直接从窗户跳了出来,落地后,朝着欲乘风的阁楼走去,到了楼下,欲乘风刚好出来,欲乘风挽着纳兰英雄的胳膊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气得一拍桌子说:“这混蛋,简直是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明月这时候说:“看来,要找舅舅好好谈谈了。”

    我问:“干嘛不找你表姐谈谈?”

    “她才不会和我谈呢,因为她觉得我不会真心为她好。她也不会真心为我好。”

    我说是啊,没有谁真心为别人好。

    出了中心书店,去了城主府。到了城主府,明昭琦出来相迎,拱手笑道:“杨落,你来我风雅城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,我也好设宴款待啊!此时天色已晚,难道有急事?”

    我笑着落座后,开门见山道:“城主大人,令千金明晰近日和纳兰英雄交往甚密,纳兰英雄扬言明日便来提亲,你可知道此事?”

    “交往之事我倒是有耳闻,但是这是小女和纳兰英雄自己的事情,我没过问。提亲之事之事听杨落你说的。不过提亲是人家纳兰英雄的事情,我接不接受才是我的事情,我总不能拒绝谁来提亲吧,如果你杨大人愿意,也可以来提亲啊,我巴不得你们这样的青年才俊都来我家提亲呢,那我才有面子。”明昭琦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老狐狸!竟然给我来了这么一套说辞。他明明知道,他的女儿和谁成亲可不是简单的搬到一起过日子,这是有政治动向的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提醒道:“其实,我觉得令千金要是嫁人,最好还是嫁一个坊间的高手,或者是富户家的才子,或者是风雅城某个长老的儿子,嫁给纳兰英雄,有些不妥吧!我觉得这件事不仅我不会答应,远古大道和史诗楼也不会答应吧。你这么做可就打破了战略平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嫁女儿,愿意嫁给谁就嫁给谁,这和别人有一毛钱关系吗?如果我女儿就是喜欢纳兰英雄了,非他不嫁,要死要活,我这当爹的能阻拦吗?再说了,纳兰英雄也算是一代枭雄,嫁给他也不算是委屈了我家明晰。难道就允许明月嫁给你杨落,不许明晰嫁给纳兰英雄吗?杨落,你可不能不说道理啊!”

    明晰这时候从一旁出来了,她见到我们后不屑地一笑,随后说:“爹,我谁也不嫁,比武招亲。谁要是夺了第一,我就嫁给谁!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简直是胡扯呢,明昭琦便一拍大腿说:“好办法啊!杨落,真的是好办法啊!到时候各大宗门的高手都可以来参加啊,当然,纳兰英雄也可以来,你也可以来。如此一来,……”

    我接道:“如此一来,我杨落无话可说,姜宗主无话可说,狼外婆也无话可说了。明城主,你这如意算盘打的够响啊!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就贴告示,昭告天下,我明昭琦的女儿明晰,十日后,比武招亲,天下人都可以来参加。我倒是看看,谁能成为我的乘龙快婿。”

    我起来一抱拳说:“既然这样,我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出来后,我骂了句:“老狐狸,简直就是老混蛋,这不是明摆着给纳兰英雄送太阳呢吗?”

    明月说:“其实,你也是可以参加的。不管怎么样,先赢了这比赛再说!”

    我愁眉苦脸地说:“但是,我根本就没有把握赢了纳兰英雄,输了可就丢人了!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