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23章 两个这样的女人

    风雅大陆的力量我是一个也不敢动的,我现在就恨自己手里没有可用之人,如果此时有十万精兵可以随时拉过来,我就埋伏一支奇兵,等大家都打完了我就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次是一招大棋,如果长青佛祖中计的话,那些大佬可能都会及时出现,合力就把长青佛祖灭了。但是少了如来佛祖的八万佛陀,恐怕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。

    你再重新组织军队杀过来吗?那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貌似这次中天没有参与这次围捕行动,是如来佛祖和洪水大帝加妖帝商量的。很明显,如来佛祖遇到了长青佛祖的攻击,便心生一计,带着八万佛陀出逃了。一是避免没有把握的战争带来的损失,再有就是准备绝地反击。

    这个计策确实高明,但是就怕人家不钻这个圈套。在你的灵山玩了个够后,又让出来了之后,你回来不回来?难道你还要去攻打西域密宗吗?这不仅失去了理由,也会引发内部矛盾,毕竟,净土宗也是叼在长青佛祖嘴里的一块肉。你打人家的弟子,人家也不会放过你的弟子的。大家是不会同意这么干的,这就是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倒是现在道家的人无后顾之忧了,他们倒是恨不得这长青佛祖能攻打我一下,但是这位可能来吗?不可能的,来了,我会拼死反击,同时,天界道家会异常的团结起来,围攻极乐世界。让他首尾不顾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推测,长青佛祖狂妄是狂妄,但不可能这么傻的。

    极乐世界,他娘的,会是个什么世界啊!听名字就该是个满游泳池里都是穿着比基尼的美女的地方。极乐世界,真的能极乐吗?

    风彩衣回到了家里之后,嘱咐我遇事要冷静,不能那么莽撞了,还批评我今天不该和佛祖顶撞,他说什么随他去,秋后一起算账就是了。

    没错,我发现自己的火气还是很大,听不得别人说我一句坏话。其实他说好话或者坏话,我还是我,我就在这里。我的实力不会随着他的某句话发生变化的。

    告别了妻儿,告别了老丈人,便回到了西域。一进酒店,就发现一群人围着什么。我也好奇,就过去看看,就发现纳兰英雄、暗黑正在和两个女人一起喝酒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正是樊朵和叶碧君。这俩女的可都没蒙面,凡是男人看到了就会挪不动脚步,我也不例外。只不过,我还能克制住,忍着不看,转过身上楼。刚走两步,就听樊朵喊了句:“杨落,陪我和叶子一起喝几杯吧!”

    “樊朵,你来我的地盘和我做过报备了吗?”我哼了一声,转过身道。

    她立即站起来了,往我这边走。围观的男人们往后闪,似乎是见到了绝对圣洁的天女一样,不敢染指一样闪避。

    樊朵到了我面前后,微笑着行礼:“拜见大帝,朵朵这就和您报备,请您允许我在这新一届行走吧!求您了。”

    妈的,骨头都酥了,看着她那妖娆的面容和婀娜的身姿,直接就有点硬了。急匆匆就上楼。一进屋就是俩女出家人,这个火大啊!

    淑仪过来问我:“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我看看她说:“你确定如来佛祖的八万佛陀都住在荒岛上吗?”

    她说:“我就是从那里来的啊!是佛祖派我下来查看的啊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估计佛祖已经到了,我们这就去找个地方看热闹好了。”

    妙音说:“出城三里有家江边酒楼,那边的鱼做的好吃,都是现捞现做,厨师一流。我偷吃过。”

    淑仪瞪了她一眼说:“不守清规,你还做那天音寺大菩萨呢吗?”

    “管你什么事?和你有一毛钱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是佛,自然要管着你这小菩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管好自己吧,身为佛陀还春心荡漾的。也不是谁,见到夫君就喊着我想死你了。”妙音切了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是你吧,夫君夫君的叫着,也不怕被佛祖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乐意叫,夫君只是个名字,我就喜欢这么叫。佛祖惩罚我什么?佛祖都自身难保了,哪里有时间管我这个小菩萨。”她哼了一声说。

    我赶忙说:“两位安静下吧,我们启程吧!”

    到了江边酒楼,我们选了一个好的位置坐下,窗口对着一条大河,河的那边就是**山了。小二上来了,点头哈腰说:“四位,刚从河里打上来的大鲤鱼,七八斤一条,新鲜着呢,几位要不要尝尝!”

    我说:“要尝尝,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上,不差钱!”

    小二喊了声:“得嘞!”

    之后一边下楼一边喊:“好酒好菜尽管上,遇到土豪客人啦!”

    土豪这个词在天朝几千年的文化里都是褒义词,只有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的那段岁月里是贬义词。现在,我天朝又把土豪捧起来了。其实,土豪就该是褒义词,人家凭本事赚来的钱,干啥说分就给人分了啊!政治这东西,太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总之,政治是不讲道理的,而是讲需求的。需要杀人就去杀人,需要打土豪就去打土豪,有时候也分政治心情。但绝对不会讲道理。

    我们的菜刚上来,暗黑、纳兰英雄和朵朵、叶子就上来了。四个人一座,小二还是那套说辞。暗黑指着我们这一桌说:“他们点的什么我们就要什么,一模一样的,都是四个人。”

    小二一听,又是一声得嘞,跑着下楼了,一边下楼一边喊:“又是大土豪一位!”

    其实,小二每天的工作就是这一套,我们听起来很新鲜,其实小二早就说烦了,但是这就是生活,很无奈的生活。相信很少有人喜欢自己的工作,但是又必须干着这工作。就像是学生不喜欢学习一样,但是必须去学习。甚至有一部分人不喜欢活着,但是又必须活着。

    妙音不屑地说:“吃个饭也和人学,真不要脸。”

    她伸筷子去夹鱼,被淑仪拿筷子打了手背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妙音一生气喊了句:“我他妈的还俗,不干了,什么屁规矩,这也不让那也不让的,反正我都被赶出来一次了,说实在的,要不是淑贤菩萨求我回去,你当我愿意回去当那个大菩萨吗?”

    她固执地夹了一块肉塞进了嘴里,之后闭着眼来了句:“好香啊!”

    淑仪也就不管了,知道管不了。但是她不吃,只是吃了些素菜,一碗白米饭,就算是完事了。

    我和田方一直在喝酒,我俩喝的那叫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那边,叶碧君开始给纳兰英雄夹菜了。故意让我看到一样。这女的对纳兰英雄可以说是无微不至,给纳兰英雄倒酒,夹菜,就差喂他了。纳兰英雄似乎并不领情,红着脸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我发现,纳兰英雄变得沉默寡言了。

    叶碧君这时候哼了一声:“某些人就是给脸不要脸,妄自尊大,最看不起这种人了。”

    樊朵叹口气说:“是啊,不知好歹,美人送上门不要,偏偏喜欢和两个丑女在一起,你说是不是傻!”

    妙音和淑仪绝对不是丑女,绝对都是大美女。只不过,美丑是感性的词,也是相对的,没有绝对的标准。要是和那娘儿俩比起来,虽说不能算作丑,但是绝对是不敢再称之为美了。

    “叶子,我看你和纳兰公子的婚事定下来吧,纳兰公子人品好,在天界有很多小伙伴儿,虽然中天的人不怎么喜欢纳兰公子,但是纳兰公子也没责任要他们喜欢自己啊!”樊朵说,“我看你们挺合适的。”

    纳兰英雄低头喝酒,也不吱声。其实我明白,这是很可能的,这就是政治婚姻,如果这叶碧君嫁给了纳兰英雄,那么就会和我天朝一样,即和米国搞暧昧,又和俄罗斯搞暧昧。到时候,这云清大陆,即和我搞暧昧,又和那北天搞暧昧◇右逢源,谁也不得罪,倒是活的自在啊!

    况且,这纳兰英雄确实很帅啊!一米九的身高,身材矫健,肩宽腰细,孔武有力的。

    暗黑一拍巴掌说:“这件事我看可行,我作为英雄的主神表个态,这件事我不反对。”

    大家说,这件事听着憋气不?我是绝对不会允许这云清大陆脚踩两只船的,到时候我可就被动了。弄不好这两家会联合起来搞我。我说了句:“你们这么做,是想联合起来打我吗?”

    话说的直了点,但是意思是没表达错的。就是要直截了当,不需要拐弯抹角。在这样的事情上,没有什么面子给,直接点明比什么都强。不然人家还会觉得咱好欺负呢。

    叶碧君突然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。她随后说:“看来你也有怕的啊!”

    纳兰英雄一摔筷子喊道:“够了,这么闹有意思吗?别说你不会嫁给我,就算是会,倒贴我一车金子我还要考虑娶不娶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纳兰英雄站起来就走了。他下了楼,到了河边坐着去了。不停地往水里扔石子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但我知道,刚才他是恼羞成怒了,还在对我打败他的事情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叶碧君叹了口气说:“红颜薄命啊!小姨,我俩的命,好苦啊!”

    樊朵也叹了口气说:“都怪遇到了不该遇到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一唱一和的,有意思吗?这俩浪货,妈的收拾她俩是早晚的事儿!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