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87章 畜生一般的秦川

    箫剑把太极剑收回了体内,随后对我说:“好了,我的使命完成了,合作愉快。||你的身体加上我的修为,不用怕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他灵魂离体的一瞬,我灵魂入体,顿时有一种踏实的感觉。箫剑叹口气说:“人比人就要死,你那身体太好了,要不是对我的融合度不够,估计我能杀破天!杨落,杀破天,我不行,你行!别说是破天了,我这身体找无上报仇还差得远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。还不到和无上算账的时候。也最好不要让他知道你的存在。师祖,还不到我们锋芒毕露的时候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还有,你也不要叫我师祖了,我担当不起啊道君!”

    道君,看来我的身份是无疑了,并且,纳兰英雄便是混鲲无疑,姬老头便是那鸿钧老祖。我们是三神圣的存在,只是,我们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稀里糊涂的都陨落了,又一起杀回了化境,又斗在了一起,难道这些都是偶然吗?还是,一切都是天意呢?

    对于我们几个而言,似乎能左右我们的只有创始元灵和天地了吧!是谁在玩我们呢?

    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,因为我开始觉得整件事的诡异,为什么,稀里糊涂我们三个师兄弟就成了仇人了呢?

    和箫剑交谈完后,我看向了纳兰英雄和姬老头。姬老头说:“杨落,你表态吧!我不想和你为敌!”

    我说:“那是因为你发现很难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这样,难道就非要打个你死我活吗?化境够大,装得下我们,实在不行,我们还可以回去神界,地界和人界,我们都是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存在。”姬老头说,“老二,你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纳兰英雄说:“我没有意见啊!只要是杨兄没意见,我们就休战讲和,假以时日,这三界将会是我们三个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又是利益,难道你们心里除了利益就没有别的了吗?令我恶心,真的令我太恶心了。姬老头,纳兰英雄,你俩三番五次想要置我于死地,和你们讲和,那是没有意义的,一旦我虎落平阳的时候,你们会毫不犹豫干落井下石的事情。所以,我们之间根本不需要什么协议。还是算了吧!”

    姬老头说:“杨落,你非要和我不死不休吗?”

    纳兰英雄说:“杨兄,看来你是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了。”

    对姬老头,我还真的是要置他于死地。但是对纳兰英雄,我没有想的那么极端。我一直有所顾虑,那就是媛媛了。相信用不了多久,媛媛就要来到这化境了吧!到时候,我要不要告诉她实情呢?

    我看着纳兰英雄说:“叛徒,不要和我谈条件,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的。”

    秦川指着纳兰英雄说:“你这个混蛋,不是总想堂堂正正打一场吗?好啊,我和你堂堂正正打一场,你敢吗?”

    纳兰英雄怂了,他不是个鲁莽之徒。他没说话,骑着大河马,转身就走了,河马入水后,直接朝着对岸而去。那姬老头也骑着坐骑跑掉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,箫剑是绝对不会帮我对付姬老头和纳兰英雄的。现在这化境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局面,虽然很多人杀我们都易如反掌,但是谁也不肯出手。道理很简单,除了敬重之外,那就是杀了我们其中任何一个,一定会引起众怒,到时候死无葬身之地是一定的结果。

    我对秦川说:“上妖月山,时机到了!”

    秦川说:“为何刚才你突然那么厉害了?你的太极剑练到了天剑吗?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秦川说:“明天再去,今天我有事!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朝着李红袖走去了,到了近前后,一把拉住了柔柔的手说:“干你!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柔柔吐了秦川一脸。

    秦川用手擦去了,他说:“说了干你就一定要干你!”

    他拉着柔柔就进了屋子,很快就听到了屋子里撕布料的声音。李红袖对我说:“不好吧!”

    我说:“秦川似乎是到了青春期了啊,对异性有着绝对的憧憬。他这不是绝对的报复,而是对青春的发泄居多。是不好,但是我们谁管得了?!”

    李红袖骂了句:“该死!怎么可以这么干呢?”

    很快,我听到屋子里柔柔嗷嗷叫了起来,随后哇哇地大哭。

    李红袖要动,我一把拉住她说:“你干嘛?这女人不是什么好鸟。”

    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!”李红袖说。

    很快,屋子里柔柔一声尖叫后安静了,接着就是咕咚咕咚的撞击声。李红袖脸一红说:“畜生!”

    秦川这混蛋很快就喊叫了起来,和杀猪一样嗷嗷叫个不停。我不明白,人家女孩子没叫,他倒是叫的厉害。

    很快,他啊地一声,随后安静了。

    但是出事了,我看到媛媛笑着从一旁飘身而下。

    当秦川一边穿衣服一边出来的时候,媛媛刚好跑到了我的身旁,她喊了声:“师父,秦川呢?”

    接着,秦川从门内一脚迈出来了,在他身后,是一个半裸着身体的女孩子,身上仅仅裹着一块床单。这柔柔被打惨了,嘴角淤青,眼睛肿了一个,大腿上还满是血迹呢。她晃晃悠悠从门内出来,手里拎着一把剑朝着秦川后心刺去。

    秦川看也不看,就听铛地一声,这柔柔被震了回去。跌在了地上。当秦川笑着抬头看到媛媛的时候,他呆住了,媛媛也呆住了,过去直接就给了秦川一嘴巴:“你混蛋!”

    喊完后,满脸泪花,转身踩着湖面就走掉了。

    秦川骂了句:“怎么就这么寸!”

    我说:“你还不快追啊!”

    “追什么!有什么好追的,女人,有的是。”秦川说。“我就不信,这化境,除了我秦川,她还能嫁给谁!迟早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看出来了,这秦川的脾气和我不一样,喜欢一个女人是一回事,绝对不会因为失去这个女人就魂不守舍的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样,秦川自己也气够呛,接着他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柔柔身上,转过身一弯腰,夹起柔柔就进了茅草屋,关上门又来了一盘。这一盘后,柔柔不闹了,只是推开了窗户,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发呆。

    她咬破了嘴角,鲜血顺着下巴流下,落在了窗户纸上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吧!”我说。“这位大小姐,确实……”

    李红袖接道:“不管怎么样,这样对她是不公平的,这是错误的。”

    我和李红袖进了屋子,看到秦川躺在炕上睡着了。他睡的很香,这小子,真的心大。我从朱羽那里拿出一套衣服扔给了柔柔说:“穿上吧!”

    这柔柔表情麻木,抱着衣服蹲在炕上,然后慢慢往后缩,缩到了墙角后,浑身颤抖起来。随后,眼泪和鼻涕一起下来了。但是她一直咬着嘴唇,都用凶狠的目光盯着秦川,我知道,她太恨秦川了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么报复李红杨是一件很痛快的事情,但是我就是开心不起来。心里觉得难受的很,于是我出去坐在湖边抽烟。

    但是秦川可不会怜悯柔柔,当秦川睡醒了后,又开始按住了柔柔开始干那不能描写的事情。并且这一干,就断断续续感到了第二天的凌晨。鸡叫了才算是罢手。

    当我和李红袖怕出事去查看的时候,发现两个人摞在一起睡着了。

    李红袖说:“走吧,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出来,一方面还要看着柔柔不要逃跑了,一方面还生秦川的气。这秦川,确实太操蛋!

    到了正午的时候,柔柔先从屋子里端着盆出来了。她穿着干净的衣服,走路叉开双腿,看来是肿了。她到了湖边打了水,然后端着水回去屋子里,关了门。看来是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当她再次出来的时候,头发梳好了,手里拎着个板凳。她把板凳放在了屋檐下,坐在上面后静静地看着远处,一句话不说。

    秦川出来的时候摸着后腰,很明显失去了底气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,双脚没有根了。他伸了个懒腰说:“多年的晦气,一扫而光,从今往后,该我秦川抬头了。没想到是个处,大吉大利啊!”

    柔柔就像是个木偶一样,一句话不说。她就那样静静地坐在凳子上看着远方。她到底在想什么呢?我不是女人,猜不透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随后她喃喃了一句说:“我怀上了!”

    秦川骂道:“那就自己处理掉!”

    柔柔抬头看看秦川说:“我下不去手,你帮我吧!”

    秦川哼了一声说:“那随便你,告诉你,我是不会和你成亲的,你不要做梦,等我明天休息好了,就要上妖月山,除掉你的哥哥。那混蛋,我看他很不爽啊!”

    柔柔低下头,摸着自己的小腹发呆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估计小生命就是针尖大小那么个东西,处理掉很容易,也没有损伤。李红袖叹口气说:“柔柔,我看,你还是处理掉吧!”

    柔柔不说话,突然就哭了起来。这一哭足足哭了半天,随后,进屋了。

    秦川说:“明天绑了,带去妖月山换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,这个秦川还真的是铁石心肠啊!这家伙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秦川亲手将柔柔绑了,然后骑着红毛狮子朝着妖月山而去。李红袖和我一起,我们四个就这样直奔妖月山。这次,妖月山必须交出明月。

    秦川这么对待柔柔我是想不到的,但是随后想想,这又在情理之中。秦川其实当柔柔是个性奴而已,她本来就是俘虏,是人质罢了。秦川怎么对她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我们走的不着急,两天后到了妖月山下,到了后,秦川就大吼一声:“妈蛋的李红杨,我把你妹干了十三次,你他妈的能怎么样!?你看老子我敢不敢干你妹!”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人回应,山上的那些树妖还在,我们一边走,这些树妖主动避让,它们似乎能感觉到我们的火属性的强大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上山,到了大殿前的时候,发现这里竟然空了。整座山没有一个人,秦川拎着剑进去,出来的时候,他说:“看来是跑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跑了也好,这座山,归我们了。从今往后,妖月山更名为明月山!这是一处难得的清静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帝后呢?”

    我说:“她应该是无忧的,再说了,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跃上了大殿的顶部,看向了四周,这里是最高峰,看出去,整座山就像是一个女人的**,密密麻麻的树木绵绵不绝,这树木都是有灵魂的树妖,守护着这座大山。它们虽然都有了灵魂,但是本体被限制在了大地上,好像是有什么限制一样,灵魂都没有脱离本体而出自由修炼。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了一座山的树木都成精了呢?又是什么在禁锢着它们的灵魂呢?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