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03章 致命烟花

    我对这个称呼是不满意的——什么叫活着的尸体?尸体就是尸体,一定是死的,活着的就不叫尸体。但是毒王对尸体的定义似乎不是这样的,我这样没有心跳的躯体在他看来就是尸体。这和西方的吸血尸妖是一样的,那些就是活着的尸体。

    我和那些吸血尸妖不同的是,我根本不会动,更别说吸食血液了。其实,我比那些东西更像是活着的尸体。

    毒王开始刺激我的神经,用一种植物的刺扎我的穴位,一边扎,试图想看到我的反应,但是我的躯体都已经失去了知觉,怎么可能会有反应?

    接着,他开始往我的脊椎骨里注射一种毒液,这种毒液进入我的脊椎后,便开始沿着骨头到了我的全身,毒王说:“这是一种奇毒,可以刺激肉身发挥活力,就算是腐烂了的肉都可以再生,只是,这心脏被插上一把刀的人还能活着的,我第一次遇到,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了。我想,是不是可以拔掉这把刀呢?”

    秦川赶忙阻止道:“不可,拔掉的话,会不会死了呢?”

    毒王说:“还会更糟吗?他其实已经是死了啊!没有心跳,没有呼吸,只有大脑还在有一些活动的迹象,但是这微弱的程度,似乎也只是潜意识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扯淡啊,我这是潜意识的吗?我这大脑活动的活跃着呢。不过,他已经提出了拔出这把刀来,只要是将这把刀拔出来,我便能恢复生机啊!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提出来是一回事,真要做,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毒王似乎对我的身体有足够的兴趣,开始在我身上试验各种以前不敢用的毒药。他美其名曰:“死马当活马医吧!”

    我是死马?老子不需要谁医治,只需要简单的抽出这把刀就可以了啊!

    时间越久,练凝凝越是心慌。她每天在山门外喊叫着要我出去,她的地位很明显要比韦恩高很多,韦恩每天陪在她的身边,大小姐前,大小姐后的这么迎合着。

    媛媛每天都会把我推出去晒太阳,这短短的时间里是最安静的。练凝凝开始用利益诱惑,她笑着说:“姑娘,你回去告诉秦川,只要把杨落的尸体交给我,我保证在玉女峰的辖区内给你们一座城,你们想想,一座城啊!知道一座城是什么概念吗?都说什么宝物价值连城,但是,真的有价值连城的宝物吗?反正我是没见过有什么比江山土地更值钱的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一件事,对于元始天尊他们来说,杀死韦恩和这个练凝凝可不是什么难事,但是他们为何不动手呢?竟然会纵容他们围住这道君山,难道,大道真的要沦丧了吗?

    是啊!大道已经沦丧,恶煞当道,人人只求自保,不愿意和恶煞展开正面的冲突,恐怕,最直接的原因还是在玉女峰,在那里,就连女娲都被劫持了,还有谁能逃过这一劫呢?

    秦川这时候从一旁走了出来,手里拎着一根萝卜,他用手蹭了蹭,嘎嘣就咬了一口,说道:“练凝凝,可能你要失望了,菜园里的蔬菜都已经成熟,你围困死我们的想法估计落空了。这么大的一个大殿,你可能围困死我们吗?我随便下山弄点菜籽回来,几天就长了胡萝卜,这里还真的是人杰地灵啊!”

    练凝凝骂了句:“该死!秦川你不要得意,有本事你就不要被我抓到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抓我?简直是笑话,我告诉你,要杀你,分分钟的事情,不过杀你这件事,我要留给老杨来做。”

    “不吹能死吗?你还真的是个逗比!杨落被刺穿了心脉,他还能活过来吗?她还怎么杀我?”练凝凝哈哈大笑道:“真想不通,他是怎么成为神界枭雄的,简直就是个草包!”

    我是个草包吗?妈的,我是个草包吗?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啊!我杨落是以德服人的好不好!为什么暗合大道的我会被认为是草包呢?这个世界真的如此险恶了吗?

    不,我始终是不相信,阴谋诡计是大道之本的,阴阳调和,才是大道!一味地玩弄阴谋的人,迟早是会失败的。

    秦川呵呵一笑说:“你怎么理解都无所谓,和你斗嘴也没有意义,我只是想让你继续感觉良好地在这里玩耍,你越是趾高气昂,我越能想象得出,当老杨活过来后将你踩在脚下的时候,我的快感是多么的强烈。”

    “秦川,你不要太嚣张,要不是你们有这天然屏障,和我斗,你们配吗?难道你真的觉得我没有能力和你们一战吗?你如果这么想,你就错了,只是,刺杀起来更简单罢了,有简单的办法,我为什么要用复杂的办法呢?你当我和大多数人一样,热衷于所谓公平的比武吗?”练凝凝喊叫道。之后喘着粗气,看来是气坏了。她骂道:“该死,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支撑这奇怪的禁制呢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我也想过,必定是有宝物支撑才能有源源不断的能量来维持这禁制的。但是,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?

    练凝凝的修为一定是高过韦恩的,但是她到底到了什么程度了呢?这个女人,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现在,我急需一种能量,这种能量能为我所用,替我拔出去那把刀才行,可惜的是,我心脉被插住,就算是有各种能量,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?

    接着,我发现练凝凝开始放烟花,一到晚上就在山门外放烟花。我们很不解,难道是过节了吗?

    时间总会是有解决的一天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秦川和媛媛都从这件事中逐渐恢复了正常,他们每天都在忙于修炼。对柔柔也逐渐放松了警惕。终于有一天,柔柔进了我的房间,她到了我的床前后,慢慢把我扶了起来,然后把手摸向了我身后的刀柄。我心说你拔出去吧!我不怪你啊!

    她满头是汗,突然外面有说话的声音,是李红袖和刘瑜妃的声音。她立即又把我放倒在了床上,然后自己藏到了门后,李红袖和刘瑜妃进来的时候,她溜了出去。我不得不佩服她的逆踪术,确实还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接着,李红袖把我扶了起来,她拿毛巾擦我的肩膀,刘瑜妃在一旁端着水盆,李红袖说:“秦川千叮咛万嘱咐,说一定要看紧了柔柔,我看柔柔倒是没什么的,孩子都有了,还能想什么?秦川根本就不了解女人。”

    刘瑜妃说:“是啊,我看根本就没有必要。柔柔,不像是个坏女人。”

    我心说她打开始就是个坏女人,只不过,最近装的挺老实的。不过,我看到了希望,相信不久的将来,她就会把我心口这把刀拔出去了。

    李红杨投靠了恶煞,那是她的亲哥哥,我想,一定是李红杨和她取得了联系,她只要是杀了我,就会带着孩子跑掉了吧!我真的希望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三天后,柔柔又有了机会进了我的房间,进来后把我扶了起来,在我身后发呆了很久,但是她这次没有出手,我这个着急啊,心说柔柔啊,你发发狠吧!

    她最后还是放下了我,然后出去了。不过在第二天她再次进来了,之后将我抱到了轮椅上,推着我出去了后门,沿着小路直接进了后山。到了一棵大榕树下的时候,她突然停下了,对我说:“杨落,我知道你是个好人,要不是你,秦川早就把我杀了。不过我也是没办法。反正你是个死人了,你就用这尸体成全我吧!只要是把你交出去,我哥和我就能得到一座城!”

    她一直推着我向后山走,很快就要出了大殿的位置了。但是此时,身后的大榕树一晃便化作了一个汉子,他几步追上来说:“柔柔姑娘,秦将军有令,不许任何人下这大殿!”

    柔柔说:“树妖先生,难道我也不行吗?我推着你们主公去喘口气也不行吗?”

    树妖似乎没有接到监视柔柔的命令,它们也不知道内情。这树妖犹豫了。但是柔柔慌了,推着我的脚步加快了,树妖不敢拿主意,迅速奔跑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知道,很快我们的秘密就要被柔柔带下山去了,她和李红杨一定是有联系的办法,但是此时,柔柔还没有将这里的凶险告诉李红杨,如果消息带出去,那么他们会迅速撤出道君山,嘴里的肥肉可就跑了啊!

    我这个急啊!当柔柔推着我到了后山的一个亭子的时候,突然地面很突兀地起了一些个灌木,接着,一个女子一伸胳膊拦住了柔柔,说道:“姑娘,还是请回,秦将军有令,任何人不许出去半步!”

    柔柔彻底慌乱了,她的手总算是握住了我身后的刀柄。我在心里笑了,终于,终于有人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她在慌乱之下,没有再犹豫,直接将这把刀拔了出去。顿时,我就觉得身体一松,紧接着就是一种乃以言语的痛楚感行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柔柔猛地窜出去,一刀就劈开了灌木丛,自己嗖地一下就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秦川此时刚好追来了,他大骂道:“你这个毒妇,我就知道,孩子对你来说也只是个工具罢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这柔柔便被一棵大树的树枝化作的大手一把抓住了,同时,一个信号弹被柔柔打上了半空。树妖紧接着就把她给甩了回来,它刚要喊叫,秦川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秦川喊道:“我杀了你!你还有何话说?”

    我总算是提了一口气起来,传音给秦川说:“不要杀她,她有苦衷!”

    秦川的表情只是欣喜了一瞬,随后立即盯着柔柔说:“看着孩子的面子上,饶你一次。下次再犯,一定会让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此时,我倒是明白了柔柔和外面是怎么取得联系的了,那就是烟花。

    那烟花是一种信号,也许是李红杨和柔柔知道的某种暗语,不用说,是李红杨在单方面告诉柔柔,杀了我会怎么样。其实柔柔糊涂,你可能和哥哥过一辈子吗?你怎么就不能为自己的孩子想想呢?

    我的真气虽然自由了,但是我的心脏还没有跳动。把柔柔关进了柴房后,秦川便拉着毒王到了我的床前,他说:“毒王大人,你快给老杨看看,他给我传音了,也就是说,他可能是活了。”
广告2

本站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