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弦七州 第44章 赌垃圾

    夜已深,仰望天空繁星点点,这璀璨的星河之中,是否会有那颗名叫“地球”的星星?

    方琪,你还好吗?

    这一年里几乎已经忘记的名字,此时却再次出现在向天一的脑海……

    “噼、啪!”

    柴火燃烧裂开的声音,将向天一的思绪拉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篝火旁,向南山和向玲玲靠在一颗树下,都已经沉沉的睡着了,向天一却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前往隐天宗路上的第7个深夜,几乎每个晚上向天一都会这样静静的发呆,他似乎是想家了!

    想的不是刚离开不久的靠山镇向家,而是那个美丽的蓝色星球-地球……

    靠山镇没有直接通往隐天宗的路,平时与隐天宗互通消息,都是靠一种名为“疾风鸟”的黄级初阶妖兽,这种妖兽性情温顺容易驯服,在隐天宗的管辖之内,所有的城镇都配有一只。

    一年之前的向家想要前往隐天宗,需要提前一个月出发,需准备最好的马借道龙国,绕过数个城池才能到达。

    而如今向南山炼髓境修为,选择的是直接穿越群山,沿山脉外围飞行,除了夜晚要选一处安全的地方落脚休息外,其余时间大多都是在飞行赶路。

    以向南山炼髓境一阶实力,自然是无法带人长时间御空飞行,本来计划着有路则走,无路则飞!

    可向天一有足够的灵水,最终说服了向南山一路飞行,也幸好如此才避过了一些厉害妖兽,否则怕是无法在选拔之前赶到隐天宗!

    赶路途中,向天一从大伯口中得知,他们脚下的大陆叫东弦大陆,大陆分为七州。

    他们所在的州叫丰岚州,丰岚州分九国,九国分为一王朝、八王国。

    当时向天一听到这里十分惊奇的道:“大伯,丰岚州共分九国,而隐天宗却能独占四国,岂不是非常了得?”

    向南山的回答却是让他大失所望,他们口中的四国属于西北四小国,在很久以前丰岚州本没有四国,那里到处都是贫瘠的山脉、丛林还有可怕的沼泽。

    在西北深处有着各个原始部落,因为地处偏远地广人稀,也没有那个国家看得上这里的土地。

    向家始祖乃是丰岚州,紫菱王朝的一个修武世家,因得罪王朝权贵而迁移此处,落脚之后与八大部族的天龙部族结盟,长期做着交换粮食、珠宝等,物资、联姻、文化交流的合作,最终建立了龙国……

    后来先后有外来世家效仿,分别与玄武部落、白虎部落、朱雀部落合作,逐渐演变成了如今的四国。

    而曾经的八大部落,其余的螣蛇、六合、勾陈、天空四大部族,因不喜外界打扰,迁往了更深的西北荒原……

    西北四小国比之真正的王国还是差的太远了,龙国的国土面积也只相当其一府之地而已。

    而丰岚大陆真正的四大王国,也从来都没有承认过西北四国的王国身份,所以与其说隐天宗独占四国不如说隐天宗独占四府!

    隐天宗在丰岚州各大宗门中排名第五,这不仅是因为四国的依附,更重要的是与黎明王国的合作。

    这也足以看出西北四小国在丰岚州的地位之低,四国面对隐天宗这等庞然大物也只能依附,而一个真正的王国却只是与之合作而已!

    换句话说,一个大王国的修武者,可以随便选择自己适合的宗门修炼,而不必看某一宗门的脸色,这就是国家强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据说紫菱王朝的修武者,甚至可以在七州之中寻找更大更好的修武宗门修炼,而七州之中天才更是层出不穷多如牛毛……

    大量的信息灌入了向天一的脑中,这让他因为手握沙漠-之鹰,收服三国高手,战败龙国天才,生屠玄级妖兽,而稍稍膨胀的内心受到了严重打击!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有了一些实力,有了笑傲同辈的本钱,可如今看来自己能否进入隐天宗,都只是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隐天宗收徒考核,自己面对的根本不是四国小辈,而是像黎明王国这样超大王国中的无数天才……

    清晨!

    当初生的太阳再次升起之时,向天一眼中充满战意,异界之大,无法想象,管他王国王朝如何强大,管他七州天才如何了得!我向天一为有一枪-毙之!

    云隐山下,雾隐城外。

    官道上人影绰绰,大都是由长辈护送,前来参加隐天宗弟子考核的少年。

    雾隐城外五公里内禁止飞行,向天一与向玲玲跟随向南山,经过九日的赶路终于来到这里,此时正随着人流向前涌动。

    雾隐城是隐天宗建立的一座武者城池,城内几乎没有普通人,生活在这里的人,最低修为也是炼皮境武者。

    与各国的磋商谈判交易往来,一般都会在这里进行,当然收徒考核也是由这里进行安排。

    走了大概一个时辰,向天一三人来到雾隐城西门外,此时正有几名身穿银白铠甲,内衬白色锦袍的青年,在城门口处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“所有参加隐天宗弟子选拔之人,来这边排队,准备好参选牌登记身份,无牌者请打道回府!选拔结果无论入选、落选、生或者死,都会在三日后贴于城门之上。”一位瘦高的青年喊道。

    瘦高青年应该是每隔一会儿便会重复一遍,因为此时青年两边早已有两行队伍,排队之中全是十岁左右的少年,同来护送之人此时都站在了周围,显然到了这里护送任务就已经完成,接下来要看少年们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向南山掏出两块玉石雕刻的牌子,交到了向天一与向玲玲手中道:“天一、玲儿,大伯也只能送到这里了!我会在这里等候选拔消息,你二人需谨记,即便落选也不要紧,随大伯回去便是,千万不能因此丢了性命!”

    向玲玲点头道:“大伯您放心好了,我不会逞强的。”

    向天一也郑重道:“我还记得上次摔下山崖的教训,那次大伯也教训过我,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,我也会尽量保护玲儿妹妹,请大伯放心!”

    “好!大伯在这里等着你们俩的好消息!”向南山点头道。

    收好参选牌,向天一拉着向玲玲排到了队伍后方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队伍之中有的锦衣华服,有的却普通朴素,在靠山镇时向天一感觉,他们这些少爷小姐们穿着很是得体大方,可如今站在人堆之中却显得很是寒酸。

    很快向天一二人已经跟着队伍移到了队伍的前方,一名长着一双三角眼的青年,正在收取并检查前方一名少年的参选玉牌,问明来历之后,开始在一本书卷之上查找勾画,再将一枚木质号牌交于少年……

    指引少年进入城门之后,三角眼青年道:“下一位!”

    向天一闻言赶忙上前一步,掏出参选玉牌正要双手献上之时,一道声音从另一边的队伍传来。

    “杜旭师兄,这参选弟子可是一年不如一年了,五年前你我参选之时虽说人是少了一点,可最起码质量还是可以的,再看看如今,人确实是多了不少,可你看看这都是些什么?什么犄角旮旯的小地方,也都来参选了……”

    向天一转头看去,说话的是一位下巴尖尖且嘴角有块胎记的青年,他负责的是另一边参选队伍登记。

    闻言这被称为杜旭师兄的三角眼青年,停下了正要伸来的手臂,也是叹道:“哎!谁说不是呢,不少没听过的村镇还好,毕竟他们以前需要在各大城池先行筛选,现在也只是直接参选而已。我今天可还遇到好几个西北偏远蛮夷小国的垃圾,以前那边来上一两个过来垫底倒也无妨,可这次一来便是这么多,还真当隐天宗是垃圾厂了?”

    尖下巴有胎记的青年接话道:“是呀!武者天赋好坏都是由父母遗传的,这些年是被别的宗门抢了不少弟子,可如今这样是不是有点饥不择食了?如此下去隐天宗……哎!”

    听完,杜旭师兄摇了摇头,刚准备低头去接向天一双手举着的参选玉牌。

    不料那尖下巴有胎记的青年,眼睛一转狡黠道:“杜旭师兄,你我二人分到这等无聊差事,不如我们打个赌助助兴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哦?叶希师弟想要如何打赌?”杜旭师兄显然也是很感兴趣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就赌今日你我二人,谁经手的参选弟子最垃圾,如果同等垃圾那就看谁的垃圾最多,你看如何?”被称作叶希师弟的尖下巴有胎记的青年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!叶希师弟这个赌我打了,我们就用一个月的补骨丹作为赌注,你看如何?”杜旭师兄也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好!正合我意!”叶希师弟道。

    杜旭师兄闻言有些不确定的道:“叶希师弟,我刚才分明说过,今日遇到好几个西北偏远蛮夷小国的垃圾,你怎么还敢提出这种赌约?莫非你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杜旭师兄,师弟自然知道历届选拔四小蛮夷国最为垃圾,可他们也并非都排在了你那边队伍。算上早上的一个,师弟已经送走了12人,若是我所料不错你那边应该只经手了8人,刚才隐约听到他们谈论,四国各得宗门5个名额,所以师兄蛮夷垃圾应该都已进入城中,这次可是师弟赢了!哈哈哈……”叶希师弟笑的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看看……”杜旭师兄闻言脸色铁青,连忙翻开书卷查看。

    果然,看过之后杜旭师兄脸色更是由青转黑……
广告2

本站推荐